晓冰小说 > 资讯 > 风月问情浓叶容琛顾雨薇-风月问情浓浅筱木小说阅读

风月问情浓叶容琛顾雨薇-风月问情浓浅筱木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2 14:11
今天带来一位作者浅筱木的最新创作,作品的名字叫做《风月问情浓》,叶容琛顾雨薇是小说里面主要的人物,作者描写两人的互动是十分的有趣,叶容琛顾雨薇两人就是活脱脱的欢喜冤家呀!

风月问情浓第171章:你会有报应的

其实,顾雨薇多半知道,是黄兰英派这个男人来的。

知道这个女人的下落,而且还活着,以黄兰英的性格,肯定不会留活口吧!

叶容琛并没有开口,而是以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看着那个男人。

孤鹰则是站在门口,面无表情低垂着黑眸盯着男人。

男人的前后路都被堵死,他的神色,却依旧是冷静的。

“我是这里的医生,只是走错了病房而已,请让开,我还要去为别的病人治疗。”男人仍然坚持。

“来了,却不动手,还真有意思啊……”叶容琛唏嘘的语气。

他的目光在那个男人身上冷冷地看了几秒后,伸手揽住顾雨薇的肩膀,将她往后面带,仿佛她站的位置并不安全。

顾雨薇也想不通这个男人来了又马上走的用意,他接的那通电话,究竟是干什么的?

因为着急和疑惑,她都没注意自己此刻离叶容琛那么近,几乎就在他的怀中。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走错了病房。”男人目光如炬,根本没有低头的意思。

“孤鹰。”叶容琛嘴角处微微勾起,泛出一抹淡淡的笑弧,“这种人好像正对你的胃口。别太狠,留口气。”

说话时,他的目光却透着如冰山一般的凉意,狠戾而狂妄。

顾雨薇听着叶容琛戏虐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之间的近距离,向旁边走了两步,俏脸上全是冰冷。

只见孤鹰点了点头,在顾雨薇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右手握着一把瑞士军刀直逼男人的颈项处的大动脉。

男人一阵慌张,脸上的口罩掉了下来,几拳过后,他还没来得及躲避,就又被孤鹰一脚踹向了病房里唯一一张桌子上。

木制的桌子应声而倒,再也不是原来完整的模样。

很显然,男人丝毫不是孤鹰的对手。

男人捂着胸口,痛得站不起来。

只见孤鹰帅气的迈出一条腿,狠狠地踩在男人的胸口,倾下身体,目光狠绝的瞪向他,冷声:“是想要手还是要脚,还是只需要留下一颗人头?”

“你……”男人嘴角处流着血,脸色苍白,身上的痛已经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雨薇皱眉,知道孤鹰肯定心里有数,不会真的把男人杀了。

但看见这样狠戾而又危险的孤鹰,顾雨薇难免觉得恐怖。

她不由在心里惊声:这才是保镖原本的面孔吧,冰冷,而又绝情,尤其是嗜血。

叶容琛的目光却紧紧地落在顾雨薇身上,眼里有着只针对她的柔情,轻启薄唇:“接下来的事情,我是不是该交给你了?”

听言,顾雨薇突然抬头看向叶容琛,她咬着唇,脸色有些抑郁。

听叶容琛那话的意思,他应该是早就知道她在暗中盘算了什么,却一直都没有出面阻止吧!

双手揪成了拳头,顾雨薇不由的移开视线,看向病房外的时候,想起了沈嘉齐。

“嘉齐呢?”顾雨薇的语调里溢满了担忧,“他怎么不在外面?”

“他一个大男人,你担心他干什么?”叶容琛不满的语气。

顾雨薇瞪了叶容琛一眼,想出去看看,毕竟,沈嘉齐是送她来的,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她肯定会过意不去。

“人有三急。”孤鹰冷冰冰地吐出四个字。

顾雨薇恍然大悟,她说刚才怎么一直都没看见沈嘉齐,原来,是去厕所了。

她终于安心,还没来得及说话,叶容琛就把她按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目光。

顾雨薇不爽叶容琛又想操控她,连她都不清楚自己这段时间的心态,仿佛,是想要在叶容琛面前表现得自己可以很强悍似的。

就在顾雨薇和叶容琛两人干瞪眼,谁也不让谁的时候,沈嘉齐已经过来了。

当沈嘉齐看到病房里的情形,他愣了一下,搜寻到顾雨薇所在的位置时,他慌张而又担忧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丁点儿的安心。

沈嘉齐绕开孤鹰与被踩的男人,担忧的走向顾雨薇,着急地问:“雨薇,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这话里的他,像是在指那个男人,也像是在指叶容琛。

“我没事。”顾雨薇轻声。

当看见紧跟在沈嘉齐身后的顾建宏时,顾雨薇的呼吸一窒,冷声戏谑:“我还以为绝对不会来的人,竟然来了啊!”

顾建宏五十几岁,却依然身体硬朗,保养得当,看起来仿佛是个正在不惑之年的优雅成功男士。

顾建宏站在病房门口,对于病房里的情况到没有太多的惊讶,瞥了眼孤鹰和地上的男人之后,便将目光直接移向那张白色的病床。

病床上的女人已经没什么力气,被眼下突然出现的这么多人完全绕晕了。

而当看见顾建宏时,她浑身却是重重一颤,眼里有惊恐,有慌乱,有不甘,有愤恨,也有着藏都藏不住的思念。

顾雨薇看看顾建宏,再看看那个女人,两人相比较起来,女人的年龄从外表上看起来,几乎大了顾建宏一大截。

顾雨薇冷笑又鄙视,岁月总是折磨着弱小的人么?

顾建宏一直站在原地,浑身仿佛突然僵硬了似的,好半天都没有动一步,眼里涌着浓浓地诧异和不敢相信。

“既然你都跟来了,就过去看看吧,还会像昨天跟我说的那样,没有一点儿愧疚吗?”顾雨薇突然开口,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顾建宏皱眉,在这瞬间才终于回过神来,从过往的记忆中抽身,绕过孤鹰,慢慢地向女人走去。

十几年没见,女人生活潦倒,早就不再是曾经那个漂亮又灵动的女人。

顾建宏刚才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来。

如果是在街上偶遇,他都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认出这个女人曾经和他共度过一段逍遥快活的岁月。

“如果当年她没有遇到黄兰英,或许她也不会成现在这副样子,也或许会母贫子贵,替代了黄兰英呢?”顾雨薇再一次提醒,令顾建宏瞪大了眸子,一副简直不敢相信的模样。

“她……她……”顾建宏握紧了拳头,却怎么也叫不出那个名字。

顾雨薇目不转睛的盯着顾建宏,看着他迅速从慌乱中镇定的模样,她的心里更加悲凉。

这个男人究竟是有多薄情?

就连她这个外人看见女人这副惨样,都忍不住同情,而他,却用几秒的时间就适应了?

“怎么就她一个人在这里,她儿子呢?”顾建宏疾声,侧重点显然是自己的骨。

“那你得问她了!”顾雨薇微眯着眼睛,带着苦涩的笑意看着前面的两人。

顾建宏果真就坐了下来,无视女人看着他那复杂的神色,他轻声发问:“儿子呢?在哪儿?”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顾建宏,浑身激动地颤抖着。

顾建宏以为是女人听不清楚,便向前倾了身子,提高音量:“我问你,儿子在哪儿!”

“顾建宏。”女人的声音嘶哑又悲痛,眼眶挤满的湿润在这时凝结成眼泪掉落。

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但她一眼就认出了他,连带着过去的爱,还有这些年对他的恨,全部都记起

顾建宏点了点头,没应声。

此时,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

“想不到,有生之年我还能看到你。”女人咳了几声,脸色竟意外的变得有些红润。

那多年的病容在此刻,仿佛蜕变了,显出以往的美丽。

“没想到,你一个老婆想杀我,另一个老婆,却救了我。”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悲伤,不知是在诉苦还是在诉说。

只是,她说的话却让顾建宏更加难以冷静。

顾建宏在心里嘀咕:顾雨薇昨天在顾家说的那些话,难道,真的都是事实?

“我一直在找你,不知道你会……变成这样。”顾建宏轻声。

“找我……找我?”女人突然笑了起来。

她凹陷的脸颊泛着黄,挑起的嘴角竟显得恐怖,毫不客气的揭穿:“你是在找我儿子吧?”

听到儿子时,顾建宏的眼睛明显闪过一抹光亮。

这病房里的人,没有一个是他儿子,他迫不及待想知道,他的儿子到底在哪儿!

“一晃,竟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女人干笑了两声,“顾建宏,知道是黄兰英陪在你身边,我倒是觉得痛快!因为,像她那样心狠手辣的女人,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你对我,还有对雨薇母亲的狠,黄兰英绝对会全部都替我们报应给你!”

说着,女人移开眼,目光落在了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顾雨薇身上。

女人向顾雨薇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

叶容琛早这时放开了按住顾雨薇的手,将她扶起来,向女人走了过去。

他在此刻似乎比顾雨薇更加的了解女人,知道女人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等顾雨薇走近,叶容琛自觉往旁边退了一步,并把顾建宏与病床的距离也拉开了。

顾建宏不自然的也往后退了一步,视线却一直定在女人身上,等着她说出儿子的下落。

顾雨薇低头看向女人,只见女人晃晃悠悠的伸出手,拉紧了她的手。

顾雨薇感受着女人的瘦弱,心头一紧,任由她握着。女人这才又看向顾建宏,笑道:“你想知道儿子的下落吗?我告诉你,没有!当年,黄兰英要杀我,要杀儿子,我没办法只能让儿子先躲起来,等我回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