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豪门盛宠萧少的亿万娇妻萧南时周晓诺-豪门盛宠萧少的亿万娇妻芙蓉甜饼小说阅读

豪门盛宠萧少的亿万娇妻萧南时周晓诺-豪门盛宠萧少的亿万娇妻芙蓉甜饼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3 15:28
今天推送一本小说名为《豪门盛宠:萧少的亿万娇妻》,小说的作者是芙蓉甜饼,萧南时周晓诺是小说里面主要的人物,作者描写两人的心理活动也是十分的细腻,萧南时周晓诺两人就是内心戏多的戏精!

豪门盛宠:萧少的亿万娇妻第3章 理事权

“你——”

周华兴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却被突然上涌的气血闪了神差点摔倒,黎芸贞见状顾不得装柔弱连忙扶住,转身不满的指责周晓诺。

“小诺,你对我有意见就算了,再怎么说这也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在背叛我妈妈和你厮混在一起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是我爸爸了。”

周晓诺实在不想继续面对惺惺作态的黎芸贞,转身打算离开。

却没想到刚才一直不出声的周晓语突然发难。

“姐姐别忘了,你可是有婚约的人,要是身子不干净了,人家朱总可是不会要一个残花败柳的。”

周晓诺突然就气笑了。

“怕什么,姐姐是残花败柳了,不还有妹妹你么?朱总家大业大,不正符合你的择偶要求吗?”

周晓语到底城府不如母亲,被周晓诺这么一激,下意识的张口反驳。

“他岁数都快当我爸爸了,哪里符合?”

说完自知失言,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周晓诺笑意越来重,眼底却是浓浓的悲哀。

是啊,朱总都能当她爸爸了,可是为了朱家能给周家注入的资金,周华兴硬是没有反对黎芸贞的提议,决定把自己嫁过去。

这样的人,还指望自己把他当爸爸吗?

周晓诺从包里拿出支票,在三人面前晃了晃。

“我知道你们为了七千万的债务打算把我卖给朱家那个老头换钱,这是一个亿,剩下的三千万是新项目的启动资金,用它来让公司东山再起,我想应该足够了吧?”

周家三人目瞪口呆,一个亿?怎么可能!

要知道因为周华兴的决策失误,导致整个周家产业资金链断裂陷入瘫痪,如果没有大量资金注入起死回生,周家就要破产了,连他们现在住的这个别墅都要抵押出去!

所以周华兴才会同意黎芸贞的提议。

但是周晓诺哪来这么多钱?

周晓语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唇,扑上去就想把支票抢过来,却被早有防备的周晓诺轻易躲开,扑了个空。

周晓语摔在一边,从小到大她都是被捧着惯着的,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即就不管不顾的大喊起来。

“你都不敢让我看支票,肯定是假的!”

周晓诺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和周华兴对话。

“你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周华兴颤抖着手接过支票,货真价实的一个亿,让他都想掐自己一把,来证明这不是在做梦。

“真的,居然是真的,小诺你太棒了,这一个亿简直是周氏的及时雨!”

周晓诺见周华兴确认了真伪之后,立刻把支票抽了回来。

周华兴生怕周晓诺一个不小心把这救命钱撕碎,松手的十分痛快。

黎芸贞却感到隐隐的不安,她强颜欢笑的试图和周晓诺沟通。

“小诺啊,你怎么把支票又拿回去了,快给你爸爸啊!”

周晓诺似笑非笑的看了黎芸贞一眼。

“这一个亿,可不是白给的,我要用它换我在公司的理事权。”

黎芸贞的脸瞬间刷白。

“小诺啊,你,你专业学的也不是这个,管不好的。”

周晓诺斜睨了黎芸贞一眼,冷哼一句。

“我记得贞姨你不过是高中学历吧?现在在公司不也是一人之下吗?”

开玩笑,周氏能有今天的排场,是她妈妈和周华兴一起苦苦奋斗来的,这片天下怎么可能轻易让给小三母女!

这也是为什么周晓诺不愿意周氏破产的原因。

她对周华兴早就没感情了,她只是不舍得妈妈的心血付诸东流。

所以公司的理事权,说什么也要夺回来!

周晓诺把视线重新对准周华兴,扬了扬手中的支票。

“想好了吗?这一个亿,足够我成为周氏最大的股东了吧?当然,如果周总觉得这笔生意不划算完全可以拒绝,毕竟我拿着它重开一家公司都够了,你的窟窿,就让周晓语嫁给朱总,再还吧。”

摔在一边的周晓语本来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听到周晓诺提到自己这才重新炸毛,口不择言。

“你哪来的一个亿,昨天晚上一夜未归,肯定是去卖身了!”

周晓诺倒是不气,居高临下俯视着周晓语,不屑的上下打量。

“那你也去啊,看看你从小娇生惯养的身子,能不能换回来一个亿。”

周晓语被周晓诺话里话外的看不起刺的火冒三丈,她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趁周晓诺不注意想要把支票抢过来,可惜周晓诺防的很,没让她得逞。

但是周晓语也成功看清楚了支票上的签名。

“萧南时?怎么会是萧南时?你昨天和他在一起?他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主动献身的贱/货!”

萧南时洁身自好从来不传绯闻,是整个A城名媛千金的梦中情人,周晓语也不例外。

却没想到,萧南时竟然被自己从未看在眼里的姐姐捷足先登,这怎么让周晓语不气?

周晓诺本来并不愿多提这件事,因为她觉得自己出卖了身体这件事十分耻辱。

但是看到周晓语气得跳脚的样子,她突然觉得,似乎也不是多么糟糕。

“对啊,就是萧南时给我的钱,他还说,如果我有什么需要随时找他。怎么,嫉妒了啊,那你也去啊,反正有你/妈/的基因在那里,挖墙脚这种事你应该驾轻就熟才对。”

周晓语还要继续炸毛,被黎芸贞拉住,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嘴。

黎芸贞见女儿被安抚住,这才缓缓开口,话是和周晓诺说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盯着周华兴。

“小诺啊,你这样做就不对了,我们家再苦再难,你也不能做这种事情,到时候你怎么去见你地下的母亲?”

“你闭嘴,最没有资格提我妈妈的人就是你,少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打量别人不知道你心里的小算盘。首先我的钱来路光明正大,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龌龊,其次就算我真的做了什么,也是被你逼的。”

周晓诺难得的情绪波动,她握紧拳头,指甲深嵌在肉里,疼痛使她清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