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蜜宠软萌小助理李萌屈建华布小洁小说阅读

蜜宠软萌小助理李萌屈建华布小洁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4 11:21
今天小编给你们带来这本叫做《蜜宠软萌小助理》的小说,是由网络知名作家布小洁所写,李萌屈建华是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蜜宠软萌小助理》小说描述了李萌屈建华之间的情感约束,对李萌屈建华之间的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就快来阅读吧!!

蜜宠软萌小助理第七十二章 怀上他的孩子

屈建华吃饭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瞧见对面的李萌身上不对劲,刚刚看他的眼神,居然带着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让人沉沦的媚态,深眸紧了紧,霍的起身。

手抚上李萌的额头,烫得不行。

屈建华的手,对浑身都被火烤的李萌来说,简直就是沙漠里的一抹清爽,情不自禁的想要更多,小脸也往屈建华手上蹭着,许是这抹清凉让李萌格外舒服,殷红的唇瓣里溢出低低的呻吟。

声音虽低,挨着李萌而战的屈建华,听得格外清楚,狠狠挑了挑眉峰,顾不上吃饭,打横抱起李萌往外冲去,眼神却带着渗人的寒意。

他有心放过孙潇潇,却没想到,孙潇潇居然敢摆他一道。

脑海还残留着痛感,因而理智并没有完全消失,李萌强忍着不碰屈建华,可迎面就是滚动的喉结,身子一紧,李萌赶紧闭眼,在心底默默数着绵羊,然数着数着,就变成了一个喉结,两个喉结……到最后,满脑子的喉结在她面前晃。

刷的睁开眼睛,深深呼了一口气,李萌挪不开视线,手碰了碰觉得不过瘾,唇也跟着凑了过去。

屈建华的脚步骤然停滞,蹙眉看向怀里,正把他喉结当成好玩东西的李萌,细细啃着,一点在点火的概念都没有。

看着李萌清纯的模样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展现出来的媚意,屈建华低咒一声,末了低斥。”别闹。”

声音也格外好听,李萌脑子在叫嚣着不要去碰,不要去碰,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向着屈建华的薄唇摸去。

屈建华眉峰狠狠拧着,视线在车子跟马路对面的酒店之间游移,似乎在纠结到底该去哪里。

不过是顷刻间,屈建华便做出了决定,大步迈向马路对面的酒店。

送上门来的,不吃他就不叫屈建华,也好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长长记性。

眼看着距离酒店只有咫尺之遥,一旁突然有人唤李萌的名字。

屈建华顺着声音看去,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该死的,居然会在这个地方碰到从医的……薛以白。

将李萌脑袋往怀里藏了藏,屈建华径直朝前走去,却被人挡住去路。

屈建华不悦的盯着挡路的人,声音很冷。”让开。”

薛以白是何等聪明,只一眼便察觉到了李萌的不对劲,以李萌的性子,怎么会大白天的窝在屈建华怀里?

见李萌脸庞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薛以白瞬间明白过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屈建华。”你居然给她下药?”

要不是看在他认识李萌的份上,屈建华真想把眼前这个妨碍他办事的人踹开,薄唇紧抿。”我再说一遍,让开。”

薛以白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一步也不肯退让,劈手就要将李萌夺过来。”屈建华,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为了得到她,不惜给她下药。”

屈建华眉心突突的跳了起来,抱着李萌往后退了一步,不让薛以白碰到李萌一丝一毫。”这是我们夫妻俩之间的事儿,不用你一个外人操心。”将。”外人。”两个字咬的格外重。

薛以白温和的眉眼间染上冷色,出声警告。”你这么做,可有想过她的感受?你让她清醒过来后怎么面对你?”

屈建华神情一滞,削薄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没有说话。

。”现在最要紧的,是带她去医院。”见屈建华有所犹豫,薛以白忙开口。

屈建华立即反对,语气很不悦。”你让她这个模样去医院?”

她现在这个模样,清纯中透着魅惑,连他都把持不住,怎么能让那些个臭男人看?

两个英俊帅气不输彼此的大男人站在酒店大门口僵持,顿时引来不少路人侧目,其中有指指点点,也有对两位帅哥高颜值的惊叹。

眼看着李萌开始当众解屈建华衬衫的扣子,屈建华也不阻止,眉目淡然的看向对面的薛以白,像在示威。

薛以白尴尬的挪开视线,心想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耗得起,李萌可耗不起,于是退后一步开口。”我去药店,你带着李萌先上去,记得要让她大量喝水,排汗。”

屈建华哼了声,把李萌脑袋往怀里藏了藏,越过薛以白往酒店走去,临走前留下话来,语气很不爽。”速度点,否则……”

薛以白知道这是他最大的让步,抬脚沿着马路找药店。

屈建华带着李萌开了房间,按照薛以白所说,用被子裹住李萌,圈在怀里,可想想,有些烦躁,好不容易到手的肥就这么飞了。

手摩挲着李萌诱人的唇瓣,最后还是忍不住俯身狠狠攫住,辗转吮吸着。

蓦地,屈建华抽身离开,薛以白提醒的没错,现在还不是时候。

薛以白用最快的速度回了酒店,问了前台马不停蹄的上楼,抵达的时候,门并没有锁,虚掩着。

薛以白进去的时候,屈建华正倚着窗户而站,眉目沉沉,手里攥着电话,低声跟对面交代着什么,听见门口的动静,淡淡道。”先挂了。”

视线看向床上,被棉被牢牢包裹着只露出小脸的李萌,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红唇饱满,娇艳欲滴,怎么看都像……

怀疑的看了屈建华一眼,屈建华神色坦然,末了砸吧砸吧嘴,像是在炫耀一般。

薛以白没说什么,走到床前将被子掀开,然手还没碰到被角就被屈建华隔开。”我来。”

对屈建华这种强势的占有欲,薛以白无话可说,将试剂递给屈建华。”你行你来。”

屈建华哼了一声,没接。”这是什么。”

。”镇定剂,让她睡着,痛苦会少很多。”薛以白解释。

屈建华极不情愿的将李萌胳膊从被窝里拿出来,薛以白接过输了镇定剂。

屈建华将李萌胳膊放回被窝前,那手蹭了蹭被薛以白碰过的地方。

很快,李萌挣扎的动作变得微弱了下去,陷入睡眠,只是细眉依旧拧着。

见薛以白还杵在这儿不走,屈建华挑眉,用看闲杂人等的眼神盯着他,意思是,这里没你的事了,赶紧给我滚。

刚刚跑的太急,脸上布满汗珠,薛以白随手抹了下,目光落在李萌身上,久久没有挪开,直到屈建华不耐烦准备亲自动手请他出去时,才收回视线,然眼里的担忧不减。”还是之前那句话,让她多喝水多出汗,另外保持双脚脚心温暖。”

这话说的有些艰涩,人就在眼前,他却连照顾一下都不能。

薛以白刚踏出酒店房间,身后的门砰地一声重重合上,仿佛承载着主人的怒气。

薛以白身子靠在门上,嘴角的笑容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喂水,出汗,擦身子,连着折腾了几个小时,李萌身上的温度渐渐回归正常,屈建华暗暗松了口气,丢掉手里的毛巾,揉了揉眉心,缓解着疲惫感。

李萌幽幽转醒时,头疼的厉害,却又跟宿醉的感觉不同,头昏脑涨,四肢无力,辨不清东南西北,缓了几分钟,天花板上的纹路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很陌生。

奇怪的是,心里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吃力的转动脖子,只见窗户前立了一抹修长的身影,在灯光照耀下,拉出斜长的影子。

背对着她,在打电话,李萌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有些凛冽的寒气。

。”屈,事情已经办妥了。”

。”嗯。”屈建华淡淡的应了一声,声音没什么起伏。

。”说来,我还真是好奇,好久没见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动手了,还是自己手底下的人,说吧,又是为了哪个红颜知己?”电话对面的腔调有些不敢置信,继而换了语气。”啧啧,十倍的剂量,你可真够狠的。”

。”不是红颜知己。”

。”那是谁?”好奇的心痒痒的声音。

。”妻子。”

。”不会吧。”对面顿时蹦出一串惊呼声,忽的话锋一转。”光棍,不会是跟你一块儿上头条那个女孩子吧?”

屈建华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

电话对面的言墨顿时哭丧了一张脸,完了,上次他模仿屈建华的声音给李萌打电话,也不知屈建华跟他老爹透了什么风,满世界的追他,害他到现在还东躲西藏,要不是他溜得快,早被捉住回家结婚去了。

。”那个,屈,你能不能让我爹把通缉令收回,好歹这次我也帮了你个忙,功过相抵,功过相抵哈。”语气可怜兮兮的,完全没了一开始通电话时的调侃。

见迟迟没有声音传来,言墨小声开口。”那个,屈,再顺道问下,你真的跟她结婚了?连证也领了?”

恰巧身后有声音响起,屈建华皱眉。”哪来那么多废话,挂了。”

可怜,言墨抱着个手机喂喂喂了半天,没得到一点回音。

屈建华转身,将手机丢在床头柜上,扶着李萌坐了起来,声音柔和。”好点没?”

李萌点点头。”好多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