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蜜宠软萌小助理布小洁李萌屈建华小说阅读

蜜宠软萌小助理布小洁李萌屈建华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4 11:18
《蜜宠软萌小助理》是一本精彩的小说,作者是布小洁,小说的男女为李萌屈建华,小说的故事轻松风趣,让人看起来很愉快,喜欢李萌屈建华的朋友们,快来阅读《蜜宠软萌小助理》吧!

蜜宠软萌小助理第六十九章 求她

末了小心翼翼翻身,和李萌面对面,开了墙上的壁灯。

李萌清秀的小脸暴露在柔和灯光之下,睡颜娴静而美好,肌肤白皙,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扩出两片扇形阴影,秀挺的鼻子,不点而红的唇微微嘟着,也不知梦到了什么,脑袋跟小猪似的往他身上滚了滚。

下一秒,屈建华倒吸一口冷气,李萌无意识的一个举动,唇堪堪擦过他胸膛最为敏感地方,眉眼里的墨色骤然加深,看向李萌的脸上,带着几分隐忍。

终究,还是没忍住,低头狠狠攫住那鲜艳欲滴任君采摘的红唇,辗转碾磨着。

本想浅尝辄止,结果却像上了瘾一样,亲了一下还想再亲一下,心里那点渴望永远得不到满足。

后半夜,有了免费的暖炉,心也定了下来,李萌睡得很沉,很香,反倒是可怜了屈建华,怀里的人一直动来动去考验着他的耐心,可偏偏箭在弦上,却发不出去。

李萌睁开眼就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墨眸,视线继而下移,入目的是光洁白皙却又不失健美的胸膛,脑袋呆了那么几秒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手脚并用的从屈建华的怀抱里面退了出来。

屈建华也不阻拦她,事实上,软香在怀,又不断撩拨着你,能忍到现在还没动手,已经到了他的极限。

李萌要是再不醒,他真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侧面窗户一缕金色的光线照了进来,落在李萌脸上,给她镀上了一层金色光泽。

这次不是喝醉,半夜发生了什么多少还有点印象,大早上在屈建华怀里醒来,李萌多少有点窘迫。

但想到,也正是他,她后半夜才能安稳的睡好。

咬着唇,许久才慢吞吞的开口。”屈……子晋,昨晚谢谢你。”

屈建华目光落在李萌身上,下一秒顿时挪开,暗暗低咒了一声,忍了大半夜就算了,大早上还来诱惑他。

听见李萌说话,淡淡应了一声。”嗯,我饿了。”

此饿非彼饿。

李萌没注意到屈建华的不对劲,只当他被她害的没睡好还想继续睡。”哦,好,那我去做早餐,你再睡会儿,等好了我叫你。”

见李萌没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屈建华哼了一声,有些烦躁把脑袋埋进被子里。

李萌一走,那股烦躁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严重,鼻端全是被子上李萌残留的体香,屈建华烦躁的卷着被子滚了两圈,没有丝毫睡意,最后索性拥着被子坐了起来,末了霍的起身往浴室走去。

冷水打在身上,身上的燥热有所缓解。

李萌进屋叫屈建华吃饭时就见他裹着条浴巾从房间浴室出来,头发还往下滴着水,有些纳闷,不是没睡好么,怎么还起来洗澡了呢。

要搁平时,李萌早就退出房间了,可昨晚窝在屈建华怀里睡了大半夜,今天再见这幅场景时,尴尬和窘迫比以往少了很多,反正又没看见不该看的地方。

听见李萌的声音,屈建华朝她所在的方向淡淡看了眼,然后冲李萌招了招手,声线沙哑低沉,却又不失性感。”过来。”

脸虽还有些热,但想到昨晚要不是他,恐怕自己根本就睡不好觉,慢慢的挪了过去。

屈建华将手里的毛巾递给李萌,李萌接过,在床上跪坐下来,手触碰到屈建华硬硬的发丝时,微怔。

入手带着丝寒气,屈建华刚从浴室出来,应该是带着热气而不是寒气。

抿唇,脸上有着不赞同,边给屈建华擦头发边开口。”大早上的,你以后不要冲冷水澡了,容易感冒。”

屈建华鼻音很重的嗯了一声,转头看向李萌,见她的脸上有担忧和对他的关心,但不是他想的那种,蹙了蹙眉。

李萌动作很温柔,纤细的手指时不时从屈建华发丝见穿过,时而给他按摩一下,擦了有一会儿,李萌渐渐感觉到空气有些不对劲,温度见渐渐上升的趋势。

胸前随着呼吸起伏的柔软在眼前晃荡着,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燥热又涌了上来,屈建华眉峰紧蹙,撇开视线看向别处。

李萌也知道这股不对劲来自哪里,将毛巾丢给屈建华,闪身出了房间,临走前丢下一句话。”早餐做好了,你赶紧换衣服出来吃,不然凉了。”

屈建华抓着手里的毛巾胡乱揉了揉头发,便起身换了衣服。

一身清爽的来到餐厅时,李萌已经脱下睡衣换了件齐膝的米白色裙子,露出白皙圆润的小腿,头发一股脑的扎在脑后,正往外端着盘子,嘴里还哼着欢快的屈调。

看到这幅居家的画面,屈建华欲求不满的心稍稍得到满足,紧蹙的眉峰也舒展开来,拿起杯子喝了口豆浆,舔了舔唇瓣,味道不错,很可口。

去公司的路上,李萌频频看向屈建华,眼睛不停眨着,欲言又止。

屈建华投过去询问的眼神,李萌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开口,边说边观察着屈建华脸上的表情。”要是我跟别的男人传出绯闻,对你的名誉会不会造成影响?”

性能良好的车子嘎吱一声停在路中间,轮胎滑过路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李萌没料到屈建华会这么大反应,身子重重向前冲去,末了忙扶住操作台。

屈建华眯着眼睛看向李萌,没吭声,李萌被他目光看的不寒而栗,缩了缩脑袋,忙打着哈哈。”我开玩笑的,玩笑的。”

屈建华挑了挑眉毛,幽幽开口。”要是敢跟别的男人传出绯闻,哼哼。”

意思不言而喻。

车子重新上路,李萌摸了摸鼻子,屈建华的反应已经给了她答案。

短信上说,必须是她一个人赴约,要是敢告诉其他人,后果和不去赴约一样。

她本想把短信给屈建华看的,可以他强势霸道的性子,势必会把那个给她发威胁短信的人揪出来,可倘若真的那样,那她和薛以白的照片便会出现在新闻头条。

要是被屈建华爸妈看到,后果将不堪设想。李萌可没忘记,上次屈建华带她回老总裁家时,老总裁那脸色叫一个臭。

要是知道自己儿媳妇跟别的男人上了头条,想想都有些后怕,虽然他们之间没什么,可别人未必信。

算了,她还是一个人去赴约好了,期间随时开着手机和外界保持联系,相信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屈建华觉得李萌今天有点不大对劲,对他,李萌的态度一向是又敬又怕的,根本没胆子跟他开玩笑,而且还是这么大一个玩笑。

视线定格在李萌身上,见她牢牢捏着手机,身子坐的端正,也不见有什么异常。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李萌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屈建华是在跟自己说话,眼睛飘忽闪烁,就是不看屈建华。”额,早上看了条娱乐新闻,随口问问,问问。”

话落,呵呵的笑了起来,怎么看都像是在掩饰什么。

屈建华嗤笑一声。”就这么简单?”

李萌怕屈建华不相信,重重点头。”对啊。”

末了,怕屈建华再追问露馅儿。”子晋,开车要专心,跟我说话容易受干扰。”

屈建华淡淡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收回视线专注的看向前方,心里却不这样想。

李萌素来不喜欢看娱乐新闻,这一点他清清楚楚,突然之间转了性子,其中肯定有猫腻。但见李萌跟个闷葫芦似的,再问恐怕也不会问出什么。

一整个上午,屈建华借着去茶水间出来过几趟,目光不经意的看向李萌所在的方向,所见的都是她在认真工作赶进度的模样,并没有什么不妥。

和合作伙伴通了个视频对话,等结束通话时,已经过了下班的点儿五六分钟,猛的想到什么,起身出了办公室,然哪里还有李萌的半分身影。

拦住几个人问了下,大家一致说李萌一下班就走了,但具体去哪儿了她们也不清楚。

眉心突突的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狠狠揉了揉眉心,走到窗户前往下看了眼,茫茫车海,川流不息,却唯独不见那抹米白色身影。

拨了个电话,熟悉的铃声却在身边响起,闻声看去,手机躺在办公桌上震个不停。

无端端的有些烦躁,屈建华松了松领带,转念想到什么,走过去拿起李萌的手机,解了锁翻看起来。

忽的,脸色凝住,下一秒,飞快出了办公室朝电梯口跑去,看的还没来得及走的员工一愣一愣的。

要知道,他们这位顶头上司屈总,不论遇到多大的事,都能保持淡定,面如春风,从来没像今天一样,火急火燎的。

下班时间离约定的时间有些紧,李萌没有丝毫犹豫,下楼径直拦了计程车,一路上还不断催促着司机快点。

走到一半的时候路有些堵,想看一下时间来不来得及,结果在手袋里找了半天也没摸到手机,李萌顿时欲哭无泪。

肯定是走的时候太急,忘记带手机了。

可现在掉头回去取,已经来不及了。

司机见李萌满脸着急,关心的问道。”小姑娘,怎么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