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错爱极品总裁如是林悦尔顾忘川小说阅读

错爱极品总裁如是林悦尔顾忘川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5 09:59
《错爱极品总裁》是由作者如是所著的一本新小说,小说的男女为林悦尔顾忘川,小说故事新颖,内容高能不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出来的,喜欢林悦尔顾忘川的朋友们,快来阅读《错爱极品总裁》吧!

错爱极品总裁第193章

顾忘川也一眼就看到了林悦尔,径直走过来,坐到了她对面,朝张总略一颌首,视线便定定的落在她身上。

张总笑着说了几句,无非就是解释下VIVI新品的事情,顾忘川始终都是静默不语,布着血丝的眸,看上去就是没有休息好,脸颊上也覆着深深的疲倦感,不过,那双眸仍是深刻犀利,在它的注视下,会让人有种无从遁形的危机意识。

林悦尔不动声色,张总讲话的时候,只是在静静聆听,偶尔会跟杨柳交流几句,其余的时候,完全当顾忘川是个隐形人。

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张总也不再多说,餐上齐之后,就跟顾忘川聊了些生意上的事,之后,他似乎也觉得今天中午这个决定有些唐突了,没想到这两个人完全不配合,索性,找了个借口,结完帐之后就离开了。

杨柳很不待见顾忘川,但是她也清楚,这两人之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牵扯,有些事还是让他们当事人面对得好。她跟林悦尔打了声招呼,也离开了。

林悦尔可以在办公室里坦然面对顾忘川,与他周旋,但是在这种比较舒适的场合下,她就浑身不舒服,起身拿起外套的包包,瞥他一眼,冷声说,“今天这顿饭,是张总的意思,不代表我就要为别人犯的错背黑锅。”

事出严晓君,关她什么事啊?

随即,又是微冷的扬起唇,“而且,你不是很擅长处理这种事吗?”

犹记当初,他冷漠已对,即便违背原则,也要袒护那个女人。现在,他依然可以那么做。

顾忘川垂着眸,也站起了身,“一起走吧。”

“不必了,你回GL,我回公司,不顺路。”

她往外走,顾忘川却跟了出来,执意道,“我送你。”

林悦尔充耳不闻,顺着来时的路,往前走,准备到下一个路口打车。

顾忘川抿着薄薄唇,一直跟在她身后。

两人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并没有交流,林悦尔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停下一辆车,林悦尔刚拉开车门,顾忘川就将她扯了住,关上车门后示意司机离开。

林悦尔有些恼怒,回过身来瞪他一眼,“顾忘川,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忘川将她扯回到路边,避开汹涌车流,视线凝住她,做了个深呼吸,说,“最后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林悦尔想要大声笑,盯着他,仿佛不认识这个人,“顾忘川,你头脑坏掉了吧?”

“是!是坏掉了!而且是无药可救的地步!”他深深的凝视住她,也不管是不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字一句的说,“小悦,从你离开之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知道,薄荷已经不在了,我说再多的后悔都没有用!那好,我不再说,我只想一心对你好!只要我还能在这世上活一天,我就会永远的保护你,爱你,直到抹平你心里的伤痕。”

不得不承认,他这番告白,的确说得精彩,林悦尔真的好想为他鼓掌。只可惜,今时今日,悔已晚矣。

她讽刺的勾起唇角,伸手拍了拍胸口,“这里的伤,永远都抹不平的,就算能抹平,也永远不可能是你。”

顾忘川咬着牙,眼眸似在充血,红得慑人,“那是谁?夕岑吗?”

林悦尔皱紧了眉,紧紧盯住他,“你能想到的,就是这个?”

“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不离他远一点?”顾忘川深沉的问。

林悦尔抿了抿红唇,一下子又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顾忘川一滞,“你……你说什么?”

“呵呵,我说什么你听得到,”她上前一步,手指戳向他的胸口,“我在想的,也正是你心里所猜。”

顾忘川眼眸一点点瞪大,胸口突然被堵得厉害,“你……喜欢夕岑?”

林悦尔冷冷一笑,“就算是,那也是我的事。”

转过身,直接来到路边,招手拦下一辆出租,头也不回的坐进去,车子在他面前扬长而去。

顾忘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一下子沉得厉害。

他捏紧双拳,低下头,全身紧绷得厉害,有种想要爆发却又找不到发泄口的愤怒。明明近在咫尺,可当他伸出手时,却又那么的遥不可及。

为什么,那个人要是夕岑?!

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眉头登时拢得更紧了。

接起来,里面是严晓君哭得沙哑的声音,“忘川,你在哪?”

“怎么了?”他沉声问。

“忘川……你过来陪陪我们好不好?我真的……真的需要你……”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望向天空,眸色纠结得好似一团乱麻。

顾忘川顺风顺雨惯了,哪怕是父亲离开,也不曾有过这种身不由已、无奈无力、却又随时都会崩溃的处境。他越是想要抓紧林悦尔,就越会无能为力,偏偏,让他想要拒绝都困难!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撑到几时。

难道,这就是他兼顾所谓责任的代价吗?

“忘川……”得不到他的回答,严晓君可怜兮兮的又叫了一声,“麟儿在念着你呢,看不到你,他连饭都不吃了……你回来看看他好吗?”

麟儿……

顾忘川心头最软的地方,就这么被悄然触及。

再次深呼吸,他说,“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他都不知道是如何回去取的车,又怎样开到了医院。

只记得,才走进单人病房,看到儿子的脸时,他的心又被刺痛了。

麟儿睡着了,趴在床上,可爱的像只无尾熊。

他对麟儿的情感很复杂,自从薄荷出事后,他去看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不挂念,也不是不疼爱,只是……他无法面对。

只要看到他,就会想到他身上背负着的代价,而这一切,正是他这做父亲的强加在上。而薄荷的身影总是悄无声息的与儿子重叠,无时无刻。

“忘川,”严晓君哭红了双眼,轻声说,“医生说麟儿的情况很不好,如果药物控制不住,那颗移植肾……最后还是会被切除。所以……所以,会需要再次移植……”说到最后,她又是泣不成声,一年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再次席卷而来。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