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清歌漫漫顾静姝傅念琛小说阅读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清歌漫漫顾静姝傅念琛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5 11:11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是由作者清歌漫漫所著的一本新小说,小说的男女为顾静姝傅念琛,小说故事新颖,内容高能不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出来的,喜欢顾静姝傅念琛的朋友们,快来阅读《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吧!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第134章 像要亲上了一样

“如果顾静姝非要护着他呢?”

傅念琛突然冷下声线,冷酷道,“那就护着。”

仿佛平地惊雷,黎明桦狠狠皱眉,看着迅速被自己的话打脸的傅念琛,心里五味杂陈。

他连傅念琛叛逆期的时候都看过,打架喝酒全齐了,尽管这样,他记忆里面的傅念琛也是冷静的。

明确表明过不想招惹摩根家族,却因为顾静姝可以改变固若岩石的想法。

啧啧啧……看不懂看不懂。

黎明桦摇摇头,表示对这两个人的事情不再插手,“话说回来,你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把Wendy放出来?”

兜兜转转终于提到了点上。

傅念琛冷呵一声,大有过河拆桥的意思,“你一不是Wendy的老子二不是Wendy的兄长,三不是Wendy的男人,所以……你是站在什么角度来跟我提她的事情?”

易瑶不认识黎明桦之前,娇纵有任性有,大小姐脾气也有,可是不管怎么样,为人想法简单从来不会使那些小手段。

偶尔无伤大雅的举动,他全然能包容。

只是自从跟黎明桦熟络之后,易瑶越来越让人一言难尽,他自然心里不爽,认为是黎明桦教坏了易瑶。

什么都好说,凡是从黎明桦嘴里提出易瑶,那就别怪他不给好脸色看。

黎明桦露出轻浅的笑意,眸子深邃了几分,“念琛,你这样就有点过分吧?”

“我跟Wendy户口本上有关系,在M国名声在外也有关系。她做错事就该罚,至于罚多久轮不到你个外人来管教。”

他丝毫不留情来呵斥面前的人,突然低哑了嗓音,接着道,“明桦,你管太多了。”

在国外他就知道黎明桦对易瑶有意思,就凭易瑶这直来直去的性子,没人提这件事的话,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当然,他并不打算把这些拿出明面上来讲,黎明桦并非良人。

起码就他知道的,黎明桦在国外有定期换床伴的习惯。

就凭这一点,他就不允许黎明桦再接近易瑶半分。这期间他的立场也很明确,黎明桦却每次都不轻不重避开。

黎明桦不以为意,露出狐狸似的笑意,修长的指尖在领口整理了一下,“sorry,我会注意身份。”

傍晚傅念琛回到别墅,一脸疲倦。

李叔立即迎了上去,看出来先生不是很想说话的样子也就什么都没说,手脚麻利的给傅念琛把西装外套收起来。

看不到熟悉的身影,傅念琛蹙眉有些不耐烦,“静姝呢?”

“先生,太太白天去了庄园。”

他抓到关键词,冷着一张脸,“到现在都没回来?”

李叔大气都不敢喘,“是……是的……”

傅念琛揉捏了一下眉心,吩咐厨房的佣人做了点东西,又换了身衣服朝庄园走去。

每走一步都透真沉重乏困的感觉,今日跟一个个不怎么好应付的政府官员打交道,虽然对方很给他面子,但还是把他累的够呛。

走到阁楼的时候,他朝曲径旁边的左暗格走去,取了钥匙折回原位直接去了地下室。

威尔逊被安排的卧室就在旁边,看着紧闭的房门,他只是停顿了一秒又迈起步伐朝另一个曲径走去。

房门打开,入眼的是满室娇艳的红色,一朵一朵硕大的玫瑰花骨朵挂满了整个墙壁,连唯一一扇窗户都当成支架插满了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猛地一看还以为进入了花房。

入鼻都是浓郁的玫瑰花香,既然比庄园的花圃还要浓烈几分。易瑶穿着一身黑色的精致蓬蓬裙坐在地上,腰身的黑纱性感又俏皮,连接着小手腕上都是可爱的丝带,就这么配了条印了梅花鹿的过膝袜。

地毯上铺满了一地的花瓣,易瑶正摆弄着全世界独一无二大师独特出品的balljointdoll娃娃,玩的不亦乐乎。

听到动静后头也没抬一下,“妈咪,下次你找人去f国找那种红叶枯树脂过来,我的宝宝要保养了。”

几秒钟后听不到想要的回复,易瑶才恍然抬起头,一看到来人是傅念琛,立即把手上的balljointdoll

娃娃放在床上,直接冲了上去瘪了嘴,“哥,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是不是要放我出去了?你都不知道我在这里过的有多苦,太阳都看不到几个,你放我出去好不好?真的无聊死了。”

太阳……还能有几个?

傅念琛嘴角微微抽搐,怀里已经被人扑满,后背被搂的死紧,属于女子的清香萦绕鼻尖,他皱了皱眉,不动声色拉开了点距离。

“下周你就开学了,我会送你回M国。”末尾还不忘警告,“这几天安分点,不准给我整幺蛾子。”

把吩咐佣人做的慕斯蛋糕还没来得及打开,易瑶“哇哦”一声,两眼放光就拆开了外面护着的塑料布。

拿起小叉子弄了满满一勺的奶油放进嘴里,惊叹道,“啊啊啊!好好吃,好甜,肯定是小水阿姨做的对不对?哥,你也尝一下,世界上怎么可以有人不喜欢吃奶油呢?!”

在易瑶的世界观看来,好吃的东西被傅念琛埋汰是一件很让人生气的事情。

傅念琛口味清淡,太咸太辣太油腻都不喜欢,虽然不挑食可对奶油这种东西实在是没胃口。

左右偏了两下就是不肯吃,易瑶踮起脚凑近非要逼着傅念琛跟她吃同样的东西。

突然眼前一亮,“咦?你怎么也在这里?”

傅念琛回过头一看,发现顾静姝错愕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顿时心头一紧。

刚刚的姿势和小动作,就从顾静姝的角度来看,跟情侣之间的耍花枪差不多,跟要亲上了一样……

傅念琛张了张嘴,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不是……”

“你先忙。”

顾静姝慌慌张张的吐出三个字,直接转身离去。

刚刚看到的一幕就跟烙进了视网膜一样,怎么眨眼都抹不掉,反而把眼眶弄红了几分。

她眼睛眨的生疼,却比不上那两个人亲呢的举动带来的万分之一。

明明只是暖春的时节,短短几步路走的她出了一身汗,后背湿透连着鬓发都紧贴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