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完颜七七洛千卿容元小说阅读

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完颜七七洛千卿容元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5 11:27
《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是由作者完颜七七所著的一本新小说,小说的男女为洛千卿容元,小说故事新颖,内容高能不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出来的,喜欢洛千卿容元的朋友们,快来阅读《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吧!

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第50章 :地下水

在那边的刘德全吩咐的时候,这边的洛千卿和容元两个人气氛就很尴尬了。

洛千卿从容元的身上爬了下去,一边的阿晋则眼观鼻鼻观心,就当自己不存在一样,呼吸声都尽量放低了,免得让那边的两个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而觉得更加尴尬。

他们觉得尴尬也就算了,很可能到最后是自己倒霉,那可就不好玩了。

洛千卿低声的开口,“虽说这刘德全邀请我们留下来了,可是我是不能留在这儿的……”

不然就会出现之前洛千卿刚来的时候出现的情况,她一夜没有回到洛府,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虽然如今的大雍朝对女子的环境相对宽容,但也不可能允许一个未婚的姑娘在外面消失一宿不归家,那可就是绝对的丑闻了。

容元点了点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也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

尽管容元因为要破案可能经常在外面东奔西跑的,可是毕竟此时他还没有封王,也还没有在外面建府,所以依然还是住在皇宫里面的。皇宫有宵禁关门的点,虽然他错过了也是能进去的,可毕竟不能太过经常这么做。

洛千卿点了点头,“咱们进来之后还是有收获的,怎么说也知道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份。”

“这清河刘家的家主……怎么说也不算是小头目了。”

可能是因为他们之前摆的排场比较大,而且也可能是因为那张请柬的事儿。

想到那张请柬,容元便忍不住想到这张请柬的来源。

这张请柬是在夜里的时候,忽然有个之前的线人找上门来,说得到了一张这样的请柬,但是他并不敢去,所以直接就交到了跟他接头的羽翎卫的手上,那羽翎卫又转交到了他的手上。

尽管这来源看似清晰,可是容元却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阿晋,你先前出去查探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异样么?”

在一边装木头人的阿晋被点了出来,这才从装聋作哑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从墙角站了出来,“回大人的话,我之前出去查探的时候,发现这一栋小楼是单独立于溪流之上的,从溪流的状态来看,这水很可能是引自于外头的活水。”

容元微微挑起眉,站起身来打开了西面的窗户,从窗户往下看下去,果然看到了一条不算窄的溪流。

这溪流潺潺流动,显然是活水。

洛千卿站在窗户旁边,轻声开口,“站在这里,这水上的寒气都已经飘到了脸上,这应该原本是地下水才对。”

“地下水……”

容元沉吟了一会儿,想起自己之前放在羽翎卫地盘上的盛京全城水源分布图,那个时候是因为去年盛京有连续好几日接连大雨,圣上一直忧心忡忡,所以容元那个时候让人找了全城的水源分布图过来观察一下情况。

那个时候他已经将分布图全部都记在了心里,而洛千卿一开口,他便瞬间想到了在盛京的几条地下水的位置。

盛京有好几个比较大的湖泊,出了名的太液池是一个,兴庆宫里也有一个,东市西市里各有一个,芙蓉园里更是有一个很大的曲江池。

从龙首渠到清明渠再到永安渠,盛京大大小小的水道有非常多,为了城内民众用水方便,也修整改道了好几次。

不过若是说起地下水的话,那也就只有两条了。

一条靠近芙蓉园,这自然就不是了。他们来的时候已经知道了此处的地址,离芙蓉园还是很有一段距离的。

而另外一条,则是在归义坊和昭行坊的下头,之前他们找到的地方是永阳坊,估计这地下水应该就是从归义坊或者昭行坊引流过来的,那么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就在归义坊和昭行坊的周围才对。

在归义坊和昭行坊的周围足足有七个坊市,去掉侧边的也有五个坊市,最初他们找到的永阳坊就在周围,之后则是和平坊、通轨坊、大通坊和大安坊,以及处于边缘的常安坊和敦义坊。

在大安坊到敦义坊这一条线上,有一个永安渠是明水,没有必要去引流地下水,所以可以排除掉,剩下的就只有几个选择了。

不过尽管如此,留下来的坊市也足够多的,而且昭行坊和归义坊本身也有可能,足足六个坊市,面积如此之大,实在是让容元觉得有些棘手。

“我们先出去吧,目前为止那个刘德全估计还不是很信任我们,留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我得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找出这里的具体位置。”

洛千卿和阿晋都点了点头,只不过等到他们走下楼的时候,却被人给拦住了。

“不知几位贵客这是要去哪儿?”

虽然拦住他们的人面上带着讨好之色,但是这监视的味道却是丝毫都没有少。

“若是几位贵客想要在这园子里转转,那小的可以带着你们到处转一转。不论贵客们是想去赌坊里玩上两把,还是想去找点乐子,这总得有人在旁边帮你们找路不是?”

洛千卿冷着脸,微微地摇了摇头。

“我们并不打算在这园子里过夜,你们把我们送出去就行了。”

那拦住他们的汉子里为首的那一个顿时就不乐意了,脸上的笑都变得有点儿难看了起来,“几位贵客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在这儿住的不好么?瞧瞧咱们园子里,要什么有什么……”

他挤眉弄眼的对洛千卿邪笑了起来,“客人不管想要什么都能给您弄来,若是客人喜欢西域男子这一口,咱们也能给您找来好货色,您大可随意挑选。”

这就是明晃晃的仗着容元听不懂大雍官话,所以当着他的面就开始挖角挑拨关系了。

洛千卿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快被容元的眼神给盯穿了,面上却是一脸不屑。

“你们能找来这么豪奢的货色?得了吧,我好不容易搭上了这么个肥羊,你们可别坏我的事!”

为首的汉子躬身点了点头,“那……咱们这儿也能给你们提供最好的厢房啊……从西域传来的天鹅绒做成的软枕,那睡上去可是跟陷入了棉花里似得,保证您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