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皇叔的独宠秘籍白卿卿轩辕寂华-皇叔的独宠秘籍白卿卿小说阅读

皇叔的独宠秘籍白卿卿轩辕寂华-皇叔的独宠秘籍白卿卿小说阅读

时间:2019-07-05 15:51
星期五到了,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一本适合在周末阅读的小说名为《皇叔的独宠秘籍》,白卿卿轩辕寂华是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是作者白卿卿所著,小说剧情一波三折,带给人激动人心的感觉,快来观看《皇叔的独宠秘籍》吧!

皇叔的独宠秘籍第19章 杖打落水狗

白卿卿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过不少不要脸的,可像轩辕景然这么不要脸到无下限的还真是第一回见,他都已经和白晴雪把孩子都折腾出来了,竟然还想吃她这口回头草,还一副理所应当的、命令般的姿态?

要求她和九皇叔和离后嫁给他?还想用那现成的喜堂?还真当她白卿卿昨个儿和九皇叔拜堂成亲、洞、房花烛都是假的?

挣不开他的手,她气的低下头,对准他的手就是狠狠一口,咬的十分用力,破了皮渗出一丝丝血迹。

“啊!”轩辕景然低吼一声,疼得松开她的手,咬牙切齿的冲着她说:“白卿卿你疯了!”

白卿卿后退几步,冷着一张脸毫不客气的说:“轩辕景然,到底谁疯了,你搞清楚一点好吗?”

“娶我?你以为你谁啊!你以为我白卿卿是你想娶就娶,不想娶就不想娶的人吗!”

“我告诉你我一点也不稀罕你这种种、马,一点也不!”

“还有,你猜错了,我已经和我的夫君滚过床单了,并且我对我的夫君极其满意,目前还没有换人的打算。”

想到轩辕寂华,白卿卿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这抹笑却极大的刺激到了轩辕景然,他失控的上前双手钳制住白卿卿的肩头,望着那鲜艳欲滴的红唇他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往上凑…….

一阵风掠过,衣袂飘飘,轩辕景然被扔到几米外,正脸着地,正好砸在鹅卵石上!

痛的他一阵哀嚎……

轩辕寂华拦腰一搂将白卿卿抱在怀中,脸色阴沉的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罗刹,全身上下布满了死亡的气息,白卿卿窝在他怀里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轩辕景然,你可知动我轩辕寂华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

轩辕寂华抱着白卿卿走到轩辕景然的身边停下,居高临下的望着满脸愤恨的轩辕景然,冷冷开口:“你要知道这太子之位既可立,也可废,并不是你现在坐上了它就永远是你的。”

“这次,本君看在皇帝的面子上饶你一回,若再有下次,本君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他就抱着白卿卿大步离开了。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轩辕景然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拳头,心里暗自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让他那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皇叔跪地求饶!

一路上轩辕寂华都黑着一张脸,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觉得气氛太过于压抑,白卿卿拉了拉轩辕寂华的衣领,语气尽量放柔软的说:“夫君,你别黑着一张脸,我……害怕!”

轩辕寂华未理会她,抱着她继续快步前进,见他不理,她不知疲倦的喋喋不休:

“夫君,你刚刚扔太子的那个动作太帅了,太有大侠风范了,小女子实在是佩服!”

沉默……

“夫君,武功了得,师承何门何派,敢问师傅是谁,不知还收不收徒弟?”

沉默……

“夫君,你走的太快了,我难受!”

沉默……

“夫君,你这么生气,不会是吃醋了吧?”

他停下脚步,就在白卿卿以为某人要开口理她的时候,她被放到地上,然后某人在她眼巴巴的期许中……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白卿卿在风中凌乱了几秒钟,无奈继续追了上去。

她是有哪里惹到这尊大神了吗?

与此同时。

轩辕景然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才终于挪到了亭子里。

轩辕寂华是高手中的高手,打他的时候又用足了力,以至于他在没有人的搀扶下根本无法自行站立,加之刚刚他又遣散了所有人,于是便自食了恶果。

刚到了凉亭,一屁骨往石凳子坐下去——那是石凳子是坏的。

于是,他再一次摔的四脚朝天,还扭到了腰,疼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一团。

奉命传皇帝圣旨的公公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了他,看见他鼻青脸肿、狼狈至极的模样吓了一大跳,惊呼:“太子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说完,又赶紧的上前扶起他。

轩辕景然只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目光顿时一暗,掩饰般的回了句:“不小心摔了!公公怎么会过来?没有侍奉在父皇身边?”

“奴才是来找太子殿下的,皇上让奴才传您过去。”说完公公又善意的提醒了一句:“皇上看起来心情十分不好,殿下可千万不要再触霉头了!”

话虽这么说,轩辕景然前脚刚踏进御书房,皇帝抬眼扫了他一眼,便将手中好几本的奏折狠狠的砸在了到他的脸上!

“短短的时间没见,你这脸又是怎么回事?”皇帝颇为不悦的问。

“回禀父皇,是儿臣走路不小心摔的!”轩辕景然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

不然他要怎么回答,说他后悔了,想要追回白卿卿,就跑去挖皇叔的墙角,结果被皇叔一顿胖揍,还点儿忒背的将自己摔惨了?

听到这个回答皇帝的眉头又深锁了几分,他目光锐利的盯着自己的儿子:“走路的时候都能摔了?太子!你太让朕失望了!”

身为他选的储君,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弄的这么狼狈,他哪里还会关心他,没有痛骂他一顿已经算他这个做父亲的客气了。

想到这里,皇帝的语气更加的冷漠:“你和白晴雪的事情,你自己说,朕该怎么跟这帮大臣一个交代?你看看吧,这事儿才刚出来,就已经有这么一大堆的折子弹劾你了!”

轩辕景然忍着疼痛将已经掉到脚边的折子捡起来,匆匆的看了几眼,脸色青白交加,只能硬着头皮跪下了:“父皇,此事确实是儿臣做错了,儿臣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

“既然如此,那朕就罚你一年俸禄,仗二十以示警示,这样你心中可有什么不满?”

“父皇,儿臣心中并无不满!”轩辕景然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父皇没有动废他的太子之位的心思他就满足了,为了堵住大臣们的嘴巴,死罪免了,活罪难逃,身为皇子,他懂!

“既无不满,那就下去领罚吧!”皇帝心烦的摆摆手,轩辕景然识趣的退了下去。

柏杖一般打的都是皇亲国戚,执行的人自然打的不是很重,大都数的本来都只是走走过场,可是因为轩辕景然既得罪了贵妃又得罪了轩辕寂华,自然有人提前说了话,于是这板子至少有一半就落到了实处,直打的轩辕景然都见了血,这刑罚才算完了。

最后,还是皇后派人将他抬上太子府的马车的,回府的路上,他只能像落水狗一样狼狈的趴在席子上,稍微动一动,就会疼痛的厉害。

他捏紧了拳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总有一天,他要白卿卿后悔她所做的决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