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龙武天眼by微寒在线阅读

龙武天眼by微寒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0 13:58
小说男女主角为苏秦邱岚的小说,书名为《龙武天眼》作者是微寒,《龙武天眼》小说剧情精彩,人物刻画的饱满,对《龙武天眼》这本小说感兴趣的朋友们,就快来阅读《龙武天眼》吧!

龙武天眼第409章 变异人

“外公,您这是在威胁我吗?”苏秦目光一沉,苦笑道:“如果我不答应你,你真的忍心杀了我?”

苏计哲目光一寒,冷笑道:“孩子,不是我要杀你,而是你在自杀!这是大势所趋,即便是你外公我,也无法阻止啊!”

“自从我加入狩天军部,第一条准则,便是死也不从,决不屈服,信仰高于一切。任何威胁到国家安全,人类生存的事情,都不允许发生!如今,你让我放弃?那等同于放弃我的生命,与其像哥死人一般的活着,倒不如死了甘心。”

苏秦的态度十分坚决,说话的时候,甚至带有一抹鄙夷的意味,望着苏计哲。

“糊涂!”苏计哲大为恼怒,他的眉角忽然鼓掌起来,隐约可以见到许多青红的血丝,正在形成,看起来十分恐怖。

苏秦见到苏计哲这副模样,既是心痛,又是不忍,但是苏计哲身体内像是有个‘怪物’在左右着他。

毕竟苏计哲是苏秦唯一的亲人,至少苏秦只认定这个亲人,见到苏计哲这番模样,心中十分难过,尤其是联想起小的时候,外公苏计哲教导他时候的严厉模样,此时回想起来,却是那样的让他感动,许多温情的画面,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外公,你还是回头吧!现在回头,或许还来得及!”苏秦极力争取,希望看到苏计哲回头。

只是苏秦心中明白,想让苏计哲回头,真的比登天还难,尤其是在苏秦了解到一切之后,更加体会到外公苏计哲态度的坚决,这是他无法改变的。

苏秦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即便是他不愿意,自己也要强行让他改变,纵然是改变之后,面临的是外公最终的死去,那也不能让他成为一个罪人。

可是,苏秦又于心何忍,这正是苏秦内心全部的想法与纠结,在苏秦的眼中,苏计哲是他唯一的亲人,而当他面临亲人在选择死亡与罪恶的活着时,他也是犹豫彷徨的。

“苏秦!!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从还是不从”苏计哲显然十分辛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唇开始往外溢血,这种手段使人变异,显然是具有危害性的,至于是否真的可以长生,这还未必。

“外公,听秦儿一句劝吧,回头是岸!”苏秦极力争取,起身直接跪在苏计哲的面前。

正在这个时候,苏秦感受到背后有四道目光,凌厉的落在他的背后,伴有瞬间的风声,相当的极速。

当苏秦余光看到身后的两人时,却见原本守在门外的两位美女,此刻手中已经多出尖锐的军刀,随时可能向他出手。

苏计哲突然一阵狂笑,面部扭曲起来,显得十分的狰狞。

左手的那位美女厉声喝道:“苏老,这个人就是你的外孙?看来不像是你说得那么识时务!既然他不识时务,让我们帮你解决这个心事吧!”

“放肆!”苏计哲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突然诡异的凌空一般,站了起来,身形似乎比以往还要高出些许,显得格外的强壮。

苏秦的耳畔清晰的听到,苏计哲身体的骨骼在‘咯咯’作响,仿佛是怪物正在进化一般,体外原本宽松肥大的衣服,开始变得紧贴着肌肤,肌肉膨胀,整个人狂涨了一圈,格外的霸气。

束起的白发彻底松脱,披散在肩膀,目光中充满了青红血丝,与在他脸上逐渐攀爬的血丝雷同,苏秦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不属于人类的力量,正在自己外公苏计哲身上蔓延,这似乎是需要契机,正是因为自己惹怒了苏计哲,所以才让他如此狂暴,或许这种状态目前仍然不可控制。

苏秦只是扫了一眼诡异的苏计哲,随后发生的一幕,更是让苏秦惊得浑身鸡皮疙瘩。

只见苏计哲双手抬起,向着冲入房间,站在苏秦身后跃跃欲试的两位美女招手,五指伸开的瞬间,手臂、手腕、手指,甚至是指尖,突然伸长,竟然穿过苏秦,直接将苏秦背后两位美女的喉咙锁住。

两位美女应该是有些手段的,但是在苏计哲的手掌下,竟然丝毫没有力气挣脱,更没有来得及闪躲,便被苏计哲延伸的双手举起,四肢用力挣扎,可惜都是做苦用功,完全无法挣脱。

“外公!!”苏秦爆喝一声,他并不希望见到苏计哲杀了这两个人,更不希望见到他如今这副模样。

苏计哲突然大笑一声,十分癫狂,用力将两位美女扔出房间。

苏秦目瞪口呆地望着苏计哲,甚至开始后退,畏惧眼前这个可怕的怪物。

苏计哲收回双手,狰狞地望着苏秦,身材比苏秦还要高出大半个头来。

“小子,看到了吗这就是未来人类的力量。你还敢不从信不信我杀了你”

此刻的苏计哲,似乎对苏秦的感情变得更为淡薄,意识似乎是被这种力量所左右,变得有些疯狂暴戾。

“到底是谁”苏秦心中愤怒,冲着苏计哲吼道:“到底是谁把你变成了这副模样”

“杀!!!我要杀了你!”苏计哲突然抱着头,极其痛苦的模样,要杀了苏秦。

苏秦望着苏计哲,并没有因为害怕而后退半步,只是摇着头,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他应该明白,一直追踪的这项研究,的确是一项可怕的科技成果,这会改变人类的轨迹,这种东西,必须被消灭。

苏秦从身后抽出一把军刀,狠狠的一咬牙,猛然冲上前去,一刀刺入苏计哲宽厚的臂膀上。

这一刀本该刺穿苏计哲的肩膀,这把刀可以说是削铁如泥,即便是子弹都无法在这把刀上留下任何痕迹,但是就是这一刀,竟然根本刺不仅苏计哲的身体。

苏计哲肩部流出怪异颜色的鲜血,显得格外的粘稠,有些透明,像是极其浓稠的蛋白质,而且还带有一种特别的臭味,极其恶心。

苏计哲感觉到这一刀刺入身体的痛感,神经受到刺激,瞬间勃然大怒,一巴掌拍飞苏秦,让苏秦直接撞在了铁皮墙壁上,将墙壁撞出一个很深的凹坑。

“找死!!”

苏计哲发出了极其可怕的愤怒。

苏秦见苏计哲向他扑来,知道惹怒了这个怪物,必然会遭到他的杀戮,于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与之一战。

苏计哲的速度极快,快到无法想象,苏秦尚未来得及爬起身,就被苏计哲再次抽飞,然后又被其按在地上托飞,一直撞在另外一侧的墙壁上,被苏计哲单手钉在墙上。

苏计哲的手臂比此刻苏秦的手臂要长许多,使得苏秦无法触及苏计哲的身体进行反击,而且对方的力道极大,仅仅只是戳在他的胸口,都能让他透不过气。

“知道吗你的父亲是一个怂包,是我,是我设计,杀了他!!”

苏计哲一脸的邪恶,说话时候的神态,更是狰狞无比。

苏秦听到这句话,头脑顿时嗡嗡炸响,在很长一段时间,脑袋是完全空白的。

便在这段时间,苏秦又被苏计哲来回抽飞,几次跌撞,身体多处受到创伤。

但是,身体的疼痛,苏秦完全没有知觉,脑袋仍旧嗡嗡作响,而且有些失神,像是着了魔一般。

“这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骗我!”

苏计哲又是一掌,将苏秦抽飞,挂在墙上,从墙壁上滑落。

苏秦这回被抽醒,心中一动,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对,你现在精神时常,说的话,只是希望激怒我。我怎么这么傻,怎么会相信这种谎话”

自我安慰与理智思考之间,苏秦不敢去深思细想。

“秦家一直与我作对!我便利用秦家内部的人,分化他们,让秦家老三掌了权,为我做事!你父亲的死,那是我一手操纵!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秦家的人!我女儿却偏偏爱上了你爹那个窝囊废!我让他做的事情,他一概不从,于是,我就差人暗中杀了他。外面却以为是秦家和我苏家的仇恨导致,可笑,可笑啊!”

处于癫狂状态的苏计哲,疯狂地言语,让苏秦脑袋顿时又一次炸响不已。

如此具体的内容,又怎么可能是胡乱编造,最有可能就是处于癫狂状态下,把内心隐匿最深最苦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不可能,不可能,你在骗我!!”

苏秦也处于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奋力冲向苏计哲,不顾一切的拼杀,完全失去了理智。

一次次进攻,一次次被苏计哲无情的痛击。

再次爬起,进攻,跌跌撞撞,不知道受了多少伤。

只是,苏计哲似乎一直在克制,没有向苏秦下杀手,当然,这也与苏秦自身的特殊体质有关系,在这种时候,他体内也爆发出非人类的力量,而且头部和右臂的强悍程度,甚至比苏计哲的身躯还要强横。

在两者对轰之下,各有损伤,只是苏秦完全不是此刻苏计哲的对手。

虽然苏计哲处于一种癫狂状态,但是他的功夫却一点没有忘记,而且每一招出手,在力道达到了一种武学无法解释的程度,攻击性更加凶狠可怕。

整艘船在两人的战斗中,不断的剧烈颤抖、摇晃,船舱在二人的交手过程,都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幸好这艘船上没有别人,只有他们祖孙二人。

毕竟苏计哲可是养育了苏秦的人啊!这样的对手,苏秦又怎么下的去狠手,只可惜,他拼尽全力,也不是苏计哲的对手,却在一次次跌倒中,再次起来战斗,这仿佛让他回到了十六岁前的那段光景,他便是这样一次次地和外公交手,不知道挨了多少揍,最终才成为了年轻武术行家。

苏计哲再一次向苏秦进攻的时候,苏秦突然脑海中蹦出了父母的身影,这一刻,他的心中是寂静的,充满了爱与恨的波浪,突然在体内翻滚,使得一股勃然的巨浪像是冲开了他的奇经八脉,一股勃然的力道从体内汹涌澎湃的渲泄而出。

电光火石之间,苏秦飞身而起,一拳犹如狂澜一般,凝聚了无边的气势,冲向苏计哲的脑门。

“轰!!”

轰然一声爆鸣。

苏秦被荡飞,苏计哲同时被苏秦击中脑门,整个人倒飞出去。

一枚钢钉穿破了苏计哲的后脑,那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之一。

或许是苏秦将苏计哲的那种可怕的变异力量击溃,这枚钢钉竟然真的击穿了苏计哲的后脑。

只是,苏计哲竟然没有死,而是将脑袋从钢钉上拔了出来。

苏秦顿时愣了,他杀了自己的外公,自己唯一的亲人

苏计哲痴痴地笑着,鲜血流淌了满地都是,只是他再也站不起来。

“秦儿……”苏计哲突然向苏秦招手。

苏秦身上的伤势在体内那股洪流被冲破之后,便烟消云散了。

这个时候,见到了苏计哲慈祥的眼神,和温柔的话语,顿时有些后悔。

“外公……”苏秦忍不住想哭,只是没有哭出来,起身抢步扑到苏计哲的面前。

苏计哲伸手揽着苏秦的脖子,欣慰地笑了笑,说道:“外公这一生救人无数,最后却晚节不保。过去的事情,都忘记吧。该死之人,就是该死啊!”

苏秦还在外公苏计哲怀中,感受那一刻的温存,便在这个时候,苏计哲突然撇开苏秦,双掌狠狠地砸向自己的小腹丹田处。

“噗!!”

一口乌黑的鲜血从口中喷吐而出,面含微笑,触摸着苏秦的面颊,苦笑道:“我苦命的孩子,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外公再也不会左右你的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