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荣宠京华》by柠檬呀-苏浅南宫钰小说阅读

《荣宠京华》by柠檬呀-苏浅南宫钰小说阅读

时间:2019-07-10 14:18
今天分享这本叫做《荣宠京华》的小说吧!小说的作者是柠檬呀,苏浅南宫钰是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故事温馨且平淡,带给人岁月静好的美好感觉。

荣宠京华第二十章 陆铭死了?!

两朝元老?

怪不得那陆铭敢这么大胆的在京都城里作威作福,况且她昨日在巷子里被追的那么狼狈,还险些丢了命,如今那男人死了,她恨不得大笑几声才痛快。

“小姐,奴婢瞧着这天色,怕是要下雪了,能用的棉被和冬衣奴婢都已经收拾出来了,可应该还是不够用。”

苏浅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今年和去年比起来,至少高了两寸。

这些衣衫内衬几乎都不能再穿,至于被褥,要么里面棉花被虫子咬了,要么已经毫不保暖,真不知道今年的冬日该怎么熬过去。

苏浅倒不怎么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就不信咱们两个人活生生的人还能被冻死。”

“小姐说的是,不过天一冷下去,老夫人的咳疾可又该犯了。”

“咳疾?”苏浅眸光一亮,“那老夫人可是生了什么病?”

浣珠摇头,“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往年里也请过不少大夫来府内医治,可吃了那么多的方子下去还是无济于事,听伺候在老夫人身边的丫鬟说,老夫人咳嗽的厉害了,还会吐血,吓人的很。”

咳嗽,吐血,这听起来倒是像肺部里的问题。

前世她做杀手时,各个方面的知识都有学过,医术虽然不精通,但比起那些迂腐的大夫来应该还是出色不少的。若是她这次能调理好老夫人的身子,那今年的冬日就无需担心了。

垂眸转眼,苏浅让浣珠给自己找了身缝了不少补丁的衣衫,又在脸上涂抹了些粉,让气色看起来更差些,这才匆匆赶往了老夫人所住的竹园。

“黄嬷嬷,劳烦您替我进去说一声,就说我有急事要见老夫人。”

黄嬷嬷客套的笑着,“四小姐,老夫人咳疾犯了,这会儿刚喝了药,正歇着呢,您有什么事,还是等明天再过来吧,省的惹怒了老夫人又要讨骂。”

苏浅连连摇头,“黄嬷嬷,我正是为了老夫人的咳疾来的,若您真的为老夫人身子着想,就进去替我传个话吧。”

黄嬷嬷狐疑的打量了苏浅一眼,见她脸上的担忧并不是装出来的,这才应允,“那好吧,四小姐先在这等着,老奴去去就来。”

“好。”

等了半盏茶功夫,黄嬷嬷果然掀开布帘走了出来,这会儿脸上的笑也比方才要浓了许多,“四小姐,老夫人让你进去。”

“好,多谢黄嬷嬷。”

掀开帘子进了里屋,被冻得有些发麻的手脚总算恢复了些知觉,苏浅低着头走至老夫人面前,乖巧行了个礼,“孙女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斜坐在软榻上,身上盖着一床绣了并蒂花的被子,虽说已经年过六十,但气势却丝毫没有减弱。

“起身吧。”

“是,多谢老夫人。”

黄嬷嬷搬了个凳子上前,苏浅道了声谢,弯身坐了下去。

“你说今日来是为了我的咳疾,难不成是得了什么偏方?”老夫人并没有跟苏浅客套的意思,直接入了主题。

苏浅点头,眼睛瞬间红了一圈,“孙女自知身份低微,平日里也甚少在老夫人跟前尽孝,可您的咳疾却一直让孙女惦念着,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在翻阅医书,想着能研制出个药方,彻底治好您的身子。”

老夫人听完这番话,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孝心,也是难为你了,你且坐过来些。”

“是。”

苏浅将凳子往老夫人软塌前挪了挪,轻缓开口:“老夫人,那药方子我已经带来了,只是还得先替您把个脉,看看这咳疾与孙女所想的是否一样。”

老夫人近日来被这病折腾的萎靡不振,听到有治好的可能,哪还讲究什么规矩,二话不说就将手臂伸了出去,“你且瞧瞧,若真的能医治好,我定当好好奖赏你。”

“这都是我这个做孙女的本分,只要老夫人身子能痊愈,奖赏不奖赏的都不重要。”嘴上说着,手也不忘探上了老夫人的脉搏,仔细探了片刻,苏浅收回了手,心里已经有了底。

“老夫人,恕孙女冒昧问一句,您幼年时是否受过寒?例如跌入冰水之中。”

老夫人脸色微变。

她当年在自己母家时,曾不慎在冬日里跌入过池塘,可这件事她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没想到这个苏浅竟有这样的好本事,只是把个脉就能猜测出来。

“确实有这事,难不成我这咳疾与此事有关?”

“是,老夫人您寒气入体,这些年来那些大夫又一直给您用些上好的人参鹿茸滋补,虽说让老夫人您气色看着好些,可到底也是治标不治本,所以才会一直未能痊愈。”

这一番头头是道的说辞,倒是让老夫人对苏浅又信了几分,“那你说,该如何医治才好?”

苏浅笑着收回了手,“孙女已经将药方拟好了,但旁人过手难免有些不放心,不知老夫人可否能应允,这段时间让孙女日日都来您院子里为您熬煮方子?”

老夫人指尖轻轻敲击着桌子,似是在思索苏浅到底可信不可信,但这些年来苏浅是头一个说出她落水之事的人,说不定还真的能医治好。

轻咳了两声,老夫人原本还冷淡疏离的脸上瞬间聚满了慈爱的笑容,“那便依你所言吧,若是需要什么,尽管跟你大娘说就是,她会将药材备好。”

“是,孙女知道,时候还早,孙女先熬一剂给您喝下,您看看夜间入眠可否会舒适些。”

“好。”

将药方交给黄嬷嬷,苏浅直接去了小厨房等候,没多久黄嬷嬷就将药材拿了回来。

熬制了足足两个时辰,苏浅将黝黑的汤药端进老夫人屋内,浅笑开口:“老夫人,药好了。”

老夫人看了眼碗里的黑色汤水,表情明显有些抗拒,但为了能睡个好觉,只得闭着眼灌了下去。

意料之外的,这汤不但不苦,还带着微甜。

老夫人放下药碗,疑惑的看着苏浅,“不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么?为何你这药是甜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