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荣宠京华by柠檬呀在线阅读

荣宠京华by柠檬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0 14:17
小说男女主角为苏浅南宫钰的小说,书名为《荣宠京华》作者是柠檬呀,《荣宠京华》小说剧情精彩,人物刻画的饱满,对《荣宠京华》这本小说感兴趣的朋友们,就快来阅读《荣宠京华》吧!

荣宠京华第十七章 前去赌场

“琳儿!这到底也是你二姐一番心意,不可胡说。”苏士林佯怒的训斥了苏琳一声。

苏琳吐了吐舌头,“我就跟二姐开个玩笑嘛,爹,娘今日起身时又咳嗽了好一阵,您若现在没事儿,就跟女儿一起去看看她吧。”

苏士林确实有些放心不下王氏,索性答允了下来,“那好吧,正好爹也有几句话要跟你娘交代,琪儿,你先回去吧。”

苏琪笑得毫无破绽,“是。”

转身走出屋子,苏琪带着一众丫鬟回了汀兰苑,张绣吟正在翻着账册,见苏琪回来,赶紧询问着,“怎么样?你爹可否有收下东西?”

苏琪没有回答,将屋内所有人遣退,随即几个大步走至桌边,将摆放的杯盏全都拂到了地上。

“贱.人,都是一群贱.人,她苏琳算是什么东西,竟敢给我脸色看,我一定要杀了她!”

张绣吟看着表情扭曲狰狞的苏琪,吓得手里的刺绣都落在了地上,“琪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苏琳在你爹面前挑拨了什么?”

“苏琳送去了一件墨狐大氅,还说我送的东西都是些登不得台面的,娘!明明我才是侯府嫡女,为什么要受一个庶女的窝囊气,我实在是不甘心啊!”苏琪已经气得红了眼,狠狠的瞪着眼,那眼中的火焰一跳一跳的甚是灼人。

张绣吟哪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受气,暴跳如雷的附和着,“王氏那下贱蹄子,能教导出什么知廉耻的东西来。苏琳敢这般蹬鼻子上脸,不过是倚仗着老夫人和你那个偏心的爹罢了,娘早晚要好好教训那母女二人,为你出气!”

这么一发泄,苏琪心里的怒火已经消退了些,“哼,爹明日便要离京了,老夫人又咳疾未愈,很快这府里就会是我们二人当家,我倒要看看,那些个贱.人还能猖狂几时。”

“说的是,不过琪儿,你怎可借着金丝衣裙去设计苏浅?若那裙子损坏了,我们可如何跟皇宫里交代?!”

苏琪满不在意的嗤了一声,“娘,这衣服是我天刚亮的时候吩咐人送去的,晌午便去老夫人那揭穿了她,苏浅那种寒酸的性子,看到这么好的衣服还不当个宝贝似的供起来?哪儿舍得真的穿,所以根本不可能破损。”

张绣吟还是有些不悦,“这么大的事,你也不知道跟娘先商量商量,若老夫人今日执意要调查下去,你可如何脱身?”

“放心,我既然设下了这个局,便有把握能全身而退,老夫人纵然再不喜欢我,可我到底是侯府嫡出,姐姐又是宫中的妃嫔,她不顾念祖孙情分,也得顾念着姐姐的面子。”

听到这番话,张绣吟才松了口气,“说到你姐姐,琪儿啊,皇帝年迈,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你姐姐靠得住一时,也靠不住一世啊,咱们娘俩儿想要在侯府里站稳脚跟,只能靠你了。”

苏琪柳眉一扬,杏眸中满是傲然,“娘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成为二皇子妃!”

她就不信,以自己的姿色和才情,还拿不下一个区区二皇子!

等她坐上了皇子妃的那一日,不论王氏还是老夫人,都要对她客客气气,跪拜行礼!

……

“小姐,还好您今日没事,奴婢担心死了。”

苏浅笑着给浣珠擦拭着身子,“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小姐我可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了。”

浣珠连连点头,“四小姐如今既聪明又厉害,谁人也比不过。”

“啧,嘴倒是挺甜。”捏了捏浣珠的脸,苏浅从抽屉里取出金疮药洒在了伤口上,“浣珠,那日.你昏迷时,可否有向替你医治的人道声谢?”

“道谢了,小姐,那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替我医治?”

苏浅眸光微闪,“一个云游四处的大夫罢了,我出府替你找药时,恰好遇上了他,那大夫心善,所以就帮了你。”

浣珠了然一笑,“那他可真是个好人,小姐,您之后有什么打算么?”

经历过这几日的事,张绣吟和苏琪一定是恨透了小姐,王氏与苏琳虽说跟小姐没有太大过节,但也绝对靠不住,至于老夫人那就更不必说了,所以这侯府里,小姐根本是举步维艰。

“没什么打算,过好眼前就行。”苏浅将金疮药放回抽屉,抬手伸了个懒腰,“眼瞧着天愈发冷了,咱们院子里只有两篓子银炭,所以这些炭火得省着些用,至于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浣珠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是奴婢没用,不但帮不上小姐,还拖累了您。”

“行了,跟我不必说这种客套话,你先睡觉,我去外面四处转转,看看有什么吃的。”从前她吃的东西都是张绣吟吩咐人送来的,虽说大多是剩饭剩粥,但好歹能填饱肚子,现在嘛……恐怕连一口热乎的都吃不上了。

不过也没关系,靠人不如靠自己,她后院里这么多果蔬,还能饿死不成。

在地里转了一圈,苏浅挖了几颗圆滚滚的白菜,切碎与粉条炖了一锅,虽说味道不算太好,但还是和浣珠各吃了两大碗。

在这样的冬日里,或许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转眼间,残月已经挂上了枝头,苏浅给浣珠房间里燃上了个炭盆,自己则换了一身黑衣,戴上斗笠,准备趁着夜色溜出府。

她这院子里,除了两篓子炭,连个过冬的被褥衣服都没有,若就这么耗着,早晚都会被冻死。

听闻京都城内有一家不受管辖的赌坊,来来往往的都是些三教九流之人,身为杀手,她前世也学了些丢骰子玩牌的本事,要是能混进去赢上几把,这个冬日也能好过些了。

敛了心神,苏浅猫着身子潜伏在角落里,确定四下无人,纵身一跃便翻出了墙。

已经入了夜,街上走动的大多都是些男子,苏浅低着头,将脸都掩盖在了斗笠的黑布下,快步赶向了赌场。

聚宝楼——

这家赌场位于京都城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鲜红的大灯笼悬挂在门沿两侧,还未踏进去就能听见数不清的污言秽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