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荣宠京华柠檬呀苏浅南宫钰小说阅读

荣宠京华柠檬呀苏浅南宫钰小说阅读

时间:2019-07-10 14:16
这本叫做《荣宠京华》的小说真的是最近小编发现的最好看的小说,作者是柠檬呀,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苏浅南宫钰,苏浅南宫钰的感情故事十分让人揪心,但是却偏偏看的移不开眼睛,《荣宠京华》是一本看了还想再看的精品小说,《荣宠京华》等你来看!

荣宠京华第十六章 暗流汹涌

“这偌大的侯府里,表面看着风平浪静,实则一团污.秽,我如今年岁大了,也没那个心力去管,只盼着琳儿能寻得个好人家,安安稳稳一世便足够了。”

“是,老奴明白了。”

……

竹园外,苏浅与苏琪并肩走着,身后一众丫鬟侍从也被遣退了下去。

“四妹妹如今这张嘴是愈发能说会道了,真是让我这个做姐姐的觉得意外。”

苏浅晲了苏琪一眼,“我还以为二姐是个雪中送炭的好人,却不曾想是借着送炭,给我设了个局。”

“四妹这话不知道是从何说起啊?那衣服是从你院子里搜出来的,丫鬟也说了看到你潜入过院子偷窃,如今不过是老夫人心善,不愿把事情闹大,你倒好,竟还想将此事平白无故推到我的身上。”

“二姐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望二姐行事多积点阴德,免得百年之后入了阴曹地府,受那十八层地狱的酷刑。”

苏琪脸色顿时一变,“苏浅,你身为庶女,这些话是你能说得的么!”

苏浅笑了笑,“刚刚老夫人不也说了,我是个不知礼义廉耻的人,所以二姐可千万别跟我计较,时候不早了,我先回院子歇息,二姐不必相送。”

一甩衣袖,苏浅脚步轻快的消失在了庭院,苏琪满目怨毒的站在原地,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

她费尽心思布下了这一盘棋局,却被苏浅三言两语就给破解了,这个贱蹄子,果然跟从前判若两人。

不行,她一定得另想法子除了这个贱.人!

苏琪吃了个闷头亏,这事传到王氏和苏琳的耳朵里,却成了一桩笑谈。

“娘,您是没瞧见苏琪从老夫人院子里走出去时的脸色,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看得我别提多痛快了。”

王氏掩唇轻咳了两声,“你四姐以往不是个软弱性子么?如今怎么也敢在老夫人面前为自己辩解了?”

“自从上一次参加灯会以后,我就感觉苏浅有些不对劲,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是撞邪了,不过怎么样都好,只要她能压苏琪一头,我才懒得去管。”

王氏撑着坐了起来,略显苍白的脸上满是慈爱的笑意,“琳儿啊,苏琪再怎么说也是侯府嫡出,你身为庶女,该懂得分寸,这种话可不能胡说。”

“娘,您就是太好性子了,爹心里最喜欢的明明就是您,那张绣吟若非家世好些,如何能坐上主母的位置?”再说了,反正有老夫人和爹护着,她才不怕张绣吟和苏琪。

说到这件事,王氏神情也有些落寞,“娘和你爹确实是青梅竹马的交情,可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张绣吟为主母,我为妾,琳儿,说到底都是娘没用。”

苏琳眉头一蹙,劝慰道:“娘,这是什么话,您怎么就没用了?论琴棋书画与才学,十个张绣吟也抵不过您一人,爹娶她也不过是为了稳固地位罢了,说到底,您才是爹心尖儿上的人。”

这样露骨的话,让王氏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两缕云霞,“姑娘家的,嘴上也没个分寸,当心以后没世家公子肯要你。”

苏琳咧嘴笑了几声,“我才不在意这个,对了,爹不是被指派去视察民情了么?明日就要出发,趁着天色还早,我得赶紧送些路上用得着的东西给爹,省的他又要说我不贴心。”

王氏欣慰的点了点头,“你爹待我们母女二人不薄,这些都是应该的,快些去吧。”

“是。”

将备好的狐裘大氅拿上,苏琳急匆匆赶到了苏士林所住的院子,却不想刚踏进去就瞧见苏琪也送了些东西来。

“爹,这小瓷瓶里是些驱虫的药,外面不比家里好,住的地方也未必干净,您歇息时记得洒些在床榻上,睡的也能舒心些。”

“对了,这个是娘特地给您准备的糕点,如今天气凉,您在身边放上几天也不会坏,赶路时用来果腹是最好的。”

“嗯,心意爹都知晓了,东西一会儿吩咐人收拾进包袱里就行,爹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府中大小事务就要辛苦你帮着你娘一起打点了。”

苏琪眼眶微红,“这是自然的,爹爹你可要记得早些回来,女儿定会想你的。”

对于这个样貌出众,还冠着京都城第一才女名头的女儿,苏士林是极为满意的,“放心吧,最多一月有余就能回来了。”

“那就好。”

苏琳愤愤然看着这幅父女情深其乐融融的画面,气的恨不得将狐裘给摔到地上去。

这个苏琪,就知道在爹面前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真是膈应人。

“爹,您眼里只有二姐,我都在门口站这么久了,您都没瞧见我!”

苏琪略带撒娇意味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苏士林侧脸看了眼,朗笑了几声,“你这丫头,来了不知道行礼,竟还抱怨上了。”

“可不得抱怨嘛。”苏凌迈开步子进了屋内,从苏琪身旁走过时,毫不客气的给了个挑衅的眼神,随即笑意盈盈挽住了苏士林的手臂,“爹爹,您瞧这件狐裘大氅的毛色怎么样?可还喜欢么?”

苏士林往日里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但瞧见苏琪怀中的大氅,眼睛也亮了不少,“这应该是墨狐的狐皮,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苏琳得意扬起了下巴,“女儿一心惦念着爹爹,生怕您在外面受寒,所以托人找到了个贩卖狐皮的商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了这件大氅。”

“你这丫头,爹也算是没白疼,算你有心了。”

不同于面对苏琪时的客套,苏士林在苏琳面前简直就是个寻常人家的父亲,丝毫没有侯爷的架子。苏琪看着苏琳脸上张扬的笑,怒的袖下手指都有些发颤。

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女,竟比她这个嫡女还要受宠,简直和苏浅那个贱.人一样该死!

似乎还嫌苏琪脸色不够难看,苏琳似有似无看了眼桌子上的东西,鄙夷道:“这些都是二姐送的啊?啧,不过都是些女儿家的心思罢了,爹爹身为侯爷,若走哪儿都带着这些,岂非惹人笑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