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主角是刘桐孙婉月的最强少年游花都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是刘桐孙婉月的最强少年游花都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14 09:58
别找这本叫做《最强少年游花都》的小说啦!晓冰阅读就能直接在线阅读,还有更多精品小说,这本小说《最强少年游花都》的确是最近大热的小说了,作者葡萄不吃皮大大牢牢抓住了读者们的胃口,小编也是被主角刘桐孙婉月的故事撩的熬夜追书。

第二十九章

看着这条短消息,孙婉月瞬间手足无措了起来。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她爸爸?

联想到之前自己遇袭的几次惊险经历,难道这波人又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父亲?

这太可怕了。

孙婉月想起刘桐之前一直问自己来广安的目的。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他。可是现在再告诉也来不及了。

她瞬间惊慌起来,双手颤抖,拿起电话就拨打那个短信上的号码。电话响了半天,对面才接通了。

“你还没走?”那边对孙婉月打来的电话并不惊讶。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爸爸!”孙婉月语气抑制不住地颤抖。

“为什么?”电话那边,一个声音冷笑道,“你问问你爸爸,到底是为什么。”

说着他将电话伸到了一个人的耳边,而那人身上名贵的西装一片凌乱,被粗大的麻绳紧紧地捆着。

孙正民对着电话吼道:“婉月,你别管我!”

“爸,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孙婉月着急地大喊。

“还真是父女情深啊,我都差点感动了。”那个男子脸上有一道醒目的刀疤,在这轻蔑的笑声下,显得更加狰狞。

“他们要的只不过是那块地而已,不会杀我的。这块地我们一定要拿到!”孙正民对着电话说道。即使被绑,他也不失一个成功商人的风范。

“可是……”孙婉月欲言又止。还想说什么,电话已经挂了。

确认了父亲确实被绑,她再也坐不住了。

而孙正民在商海里搏击了这么久,却从来没见过,背地里使这种毒辣阴险手段的人。孙正民很是无奈。

一个手下这时走了上来:“波哥,这老家伙怎么处置?”

“先把他吊在这里,不要给吃的,给点水就行。明天天黑之前,不准放他。”

“波哥,这会不会太狠了,把他玩死了啊?”那手下有些担心道。

“没关系,这家伙老江湖了,吃这点苦算什么。”

“可是波哥,那个妞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听说长得很漂亮,你就不想试试?”波哥凑近小弟,神秘地说道。

说着,他从孙正民的手机里翻出了几张照片,都是孙婉月的生活照。

“啧啧啧,还真是大美女。”手下垂涎不已。

“去去去,赶紧把老头子给我看好了。我去会会她。”波哥眼里闪过一抹光。

…………

刘桐此刻正在庄园里走着,洛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迟迟地没有出来,正准备回去打个招呼离开时,孙婉月的电话打了进来。

刘桐接起了电话,孙婉月的哭声从电话里传来。

刘桐的心头一紧,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爸被绑架了。”孙婉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爸爸被绑架?为什么?”刘桐心生疑窦。这孙家到底得罪谁了,一个个都陷入了危难之际。

“他们说,是不想让我们去竞拍那块地。”孙婉月如实相告。她现在唯一能找的人,就是刘桐了。

看来还真是个麻烦……可是面对这种情况,想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李东升。他不是说自己是他救命恩人吗?想起手机里有他的电话,刘桐于是拨了过去。

如果这件事他都解决不了,那就只能请警花黎思进行全城搜捕了。这种事,可疑的人就那么几个,一查就明白。

而李东升此时正在陪家人吃晚饭,这是难得的清闲时刻。接到刘桐的电话时,他的表情明显一惊。

“吃饭还接电话呢,你有那么忙吗?”一个仪态万方的中年妇女有些不满。这个仪态端庄,风韵犹存的妇女,虽然已有四十来岁的年纪,可是脸上肌肤光净,身上没有一丝发福迹象,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而右边,坐着一个娇俏可人的姑娘,大眼睛长睫毛,樱桃小嘴,就像个瓷娃娃一般。这便是李东升的女儿,李嫣然了。正是刘桐救的那个小学实习老师。

李东升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刘桐”,顿时楞在那里,嘴角抽搐了一下,并没有理会自己老婆的话。

“喂?”他犹豫着接通了电话。这么晚了,恩人找上自己,想必一定是有什么事。

“嗯,嗯,嗯,好,我知道了。”李东升对着电话,一声一声地应着。

“刘先生,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办好。请放心。”

“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

做完保证,然后他才面色凝重地挂了电话。

“爸,怎么了?”李嫣然见李东升脸色不对,问道。

“砰”地一声响,李东升的拳头重重地锤在了餐桌上,餐盘都跳了起来。

“岂有此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会有这种事发生。”李东升气得脸色通红。

如果不是刘桐告诉他,他还真不知道,那些不成器的东西,竟然连天豪集团的董事长都敢下手。

李嫣然很少见到李东升会这么发脾气,他电话里口口声声说的“刘先生”,就是那个把自己救出来的人?

她的内心不禁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愈发地好奇起来。

…………

“哈哈,没想到,你真的把姓孙的那家伙给绑了。”在一个会所里,庄文杰对杨刚举起了大拇指。

“那老家伙不识抬举,绑他算轻的。”杨刚得意忘形道。

“你就不怕他们事后报警?”庄文杰说道。

“报警?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那块地到我手上了。”

“哎,可惜了,应该把他那宝贝女儿给绑过来的。”庄文杰想起酒桌上的那个美丽动人的倩影,心有不甘。

“放心吧,这妞肯定逃不掉的。”杨刚允诺道。两个人顿时猥琐地笑了起来。

这时候,庄文杰的电话疯狂地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顿时脸色一黑。

“怎么了!”杨刚凑过去一看,也是猛地一惊。原来是李东升打来的。

庄文杰心里颤抖,接了电话,李东升的骂声劈头盖脸:“庄文杰!孙正民被绑是怎么回事,你们想干什么!”

“我……不认识孙正民啊?”庄文杰装糊涂。

“你别给我扯,我还不知道你。我不管你认不认识他。谁绑的他,让他赶紧放人。我既往不咎。”说着就挂了电话。

“这……”庄文杰一下傻眼了。

到底是一把手有魄力,两个人瞬间大眼瞪小眼。这事看来已经是包不住了。可是他一把手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更让他们不明白的是,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请得动堂堂的县里主政官员李东升亲自来过问?

难道,是那个人?

庄文杰想起了酒宴当晚的刘桐,不禁心生怨愤起来。

“三番五次坏我好事,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

此刻,孙婉月在酒店里焦急地等待着回音,沉默已久的电话终于响了。

“怎么样?”孙婉月抓起电话就问,一副想要知道结果又害怕知道的样子。

“事情已经解决了,你父亲马上就可以回来。”刘桐说道。

“太好了!”孙婉月喜形于色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孙婉月没有想到,刘桐一个电话,竟然能把这件让她束手无策的事情搞定。看来还真是小瞧了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孙婉月终于说出了憋在心里已久的话。

“怎么,几个小时不见,这么快就想我了?”刘桐开起了玩笑。

“去你的,鬼才会想你。”孙婉月被说中心事,赶紧掩饰道。

刘桐笑着挂了电话,而洛樱这时候终于从屋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洛樱微笑道,身上带着一股刚刚沐浴过后的清香,还有……一股奶香。

原来她刚才磨蹭了半天,是去洗澡了。刘桐不禁哑然失笑。这待会在花园里走一圈,回去不是又要洗吗?

可刘桐哪里知道,洛樱这是为了陪他走路,特意洗了一个澡。

少女的气息果然不一样,刘桐走在她旁边,心神不禁有些荡漾。

而洛樱在他旁边也是一直低着头走着,她穿着一件吊带连衣裙,香肩之下,美妙的锁骨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摸。

“对了,我刚刚看到你在打电话,是打给那个姐姐吗?”就在刘桐有些心猿意马时,洛樱抬头问道。

“不是。”刘桐没想到洛樱憋了半天,开口就是这个问题。只好编造了一个小小的谎言,他不想辜负一个少女满怀期待的心。

“噢。”洛樱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小欣喜起来。女人呐,不管多大,就是喜欢听这些话。刘桐不禁感慨。

“刚才,我爷爷说的话……你其实不必当真。别往心里去。”洛樱并不知道,为什么爷爷跟他没见过几面,却给她一种像是看着他长大的感觉。

她虽然对爷爷的提议感到高兴。可是她清楚,主动权在刘桐的手里。

“什么话?”刘桐不解地问道。

“就是……让我们……那个。”洛樱支支吾吾,脸红了起来。不自觉地踢着路面的小石子。

“噢,你说这件事啊,我当真了啊。”刘桐不假思索地说道。既然洛老将洛樱托付于他,想必也不是一时兴起。

更何况,在从洛老嘴里听到那些陈年往事之后,他表面上再平静,内心却是久久没法平息。

也不知道,自己那声名显赫却死于非命的父母双亲,他们的在天之灵,如果知道自己曾经在狱中度过了五年,会是什么感觉?

刘桐没法去想。可是他的内心有一团火在隐隐地烧着。

虽然洛老只是将一个真相告诉他,可是洛老何尝心中没有遗憾。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可洛老这些年不知道会在噩梦中惊醒过多少次?

你们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刘桐紧紧地攥紧了拳头。

他没有意识到,这时,洛樱娇嫩的身体,竟然悄悄地贴了上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