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最强少年游花都by葡萄不吃皮刘桐孙婉月小说

最强少年游花都by葡萄不吃皮刘桐孙婉月小说

时间:2019-08-14 09:56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最强少年游花都》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最强少年游花都》说的是主角刘桐孙婉月两个人的故事,作者大大葡萄不吃皮文风依旧让小编很喜欢。

第二十七章

洛樱并不会喝酒,刚才满满一杯酒下去,已经有些微微地头晕。因为身上有些发热,V领上的扣子又解了一颗,两只正在成长的小白兔处在呼之欲出的边缘。见刘桐愣着没有说话,洛樱轻启樱唇,又喊了一句。

“桐哥?”

而洛天临这时发话了:“小樱,别闹。你先回房去,我有事跟他说。”

见洛樱没有反应,洛天临皱着眉头说道:“还不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成何体统?”

“噢。”洛樱看了刘桐一眼,失落地回房间去了。

此刻,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洛老和刘桐两个人。

空气里静的出奇。好半天,洛老才开口了:“小桐,有些事情,我想了很久,还是对你说了的好。你也长大了。”

见洛天临的神情严肃,刘桐内心一紧。看着洛天临的眼睛,在安静等待他下面的话。

“虽然你不记得我,但十五年前我见过你。当时你跟着你爷爷在街上,我还跟他打了招呼的。”

“你怎么会认识我爷爷?”刘桐心中不解,他的爷爷一直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印象中似乎并没有什么朋友。

“开玩笑,多少年的战友了。”洛天临轻轻一笑。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爷爷说起过你?”刘桐问道。确实,爷爷从来没有告诉过他,闻名县城的洛天临竟然是他的故交。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利用这层关系,为自己谋点什么利益。

“他的脾气古怪,不说也很正常。”洛天临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

“原来洛老是爷爷的故交。我还真不知道。”刘桐向洛老表示歉意。

可是,这件事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为什么洛天临会那么严肃?甚至连左右的佣人都要屏退。

难道……刘桐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每次要有大事发生的时候,他都有这种预感。

“我要跟你说的是,一件灭门惨案。”

洛老放下杯子,这句话里的最后四个字,他是一字一字,缓缓说出口的,每说一个字,就像是经历了痛苦的折磨一般。

灭门惨案?

刘桐的记忆里一片空白,他从没听说过,这广安县曾经发生过性质这么恶劣的案件。

见刘桐疑惑的样子,洛天临说道:“不是发生在广安县,而是江城。”

“二十年前,江城曾经发生过一件轰动一时的刑事案件。”

“一个首长的宅院,在半夜里遭到了一对人马的袭击。”

“当时,守护在宅院里的有一个排的兵力,在那次袭击之后,活下来的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终身瘫痪,一个彻底杳无音信。”

“而首长和首长夫人,都在这次袭击之中,不幸身亡。只有一个年幼的婴儿,不知所踪。”

洛天临缓缓道来,记忆里在回忆着那件震动全国,人人谈之色变,军警合力侦办的特大案件。

连普通的灭门案都能霸占头条,而这件事的性质显然更为恶劣,却被压下去了。

当时没有网络,甚至电视都不多,而纸媒对这件事也是掐头去尾,简单地报告了一下。

毕竟这件事太过于特殊,传播范围也非常小,加上时间久远,到现在,记得的人已没有多少了。

而当年跟这起事件有关的人员,后来都被秘密地遣往别处,或者是边关,或者是西南偏远地区。

从尘封的记忆里说起这些,洛天临的手不禁微微地颤抖起来,脸上的肌肉也是一阵阵地抽搐着。

“那后来,袭击的人被抓到了吗?”刘桐问道。既然这件事性质这么恶劣,如果高度重视,歹徒应该不会逍遥法外。

然而,洛天临摇了摇头。“一无所获。那帮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到现在还是一个悬案。”

这个故事,听起来太过惊奇。即使刘桐走遍海内外,接触过很多奇闻异事。可是,听到这件事后,他的热血上涌,心里的愤怒也是抑制不住。

“那,洛老……你今天给我讲这件事,只是单纯的讲一件旧事吗?”

以洛老的资历和他的为人,刘桐并不觉得,他只是无意要说。

虽然这件事年代久远,可到今天听起来,都不禁让人毛骨悚然,那么说的人,想必内心会经历着怎样的煎熬。

而洛老没有说话,年迈的身体撑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向刘桐。

“少主,我终于再见到你了!”

洛老说出这句话,突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刘桐的面前!

一个在整个县里都德高望重,资历优秀的老者,竟然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跪下了。

这对刘桐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洛老,你这是干什么,我可受不起。”刘桐赶紧扶住洛老。

还有,他刚才嘴里喊的“少主”,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刘桐想起刚才洛老讲的那个故事,不禁也是猛地一振!

“当年的那个婴儿,就是你。”

洛老说出这句话,在刘桐的心头又是重重的一击!

这些事情来的太过于突然,一向思维缜密的刘桐也瞬间乱了起来。

“爷爷不是告诉我,我的父母远出打工,不要我了吗?”

刘桐想起记忆里的爷爷,猛然又想起一件事来。

在他十岁的时候,有一次被那些混混恶霸打得浑身出血,可是在医院里等着输血,可一向对他疼爱有加的爷爷,都没有说过要主动献血。

当时他还以为是医生担心爷爷身体不让献血。现在想起来,如果洛老说的是真的,那确实是血型不同。

可即使这样,又能说明什么呢?也许自己真的是抱养的,可是说什么自己是首长的儿子,这也太扯淡了点。

这种事,刘桐不敢信,也不会信。

“少主,你的爷爷,就是当年彻底失踪的那个卫兵。”洛老的一句话,再次狠狠地敲在了刘桐的心尖上。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回去找找,你爷爷的遗物里,肯定有一枚和我一样的勋章。”

洛老说完,缓缓地掏出了一枚黑色勋章来。

那眼神是在告诉他,当年活下来的三个人里,他也是其中的一个。

这些消息,就像重磅炸弹一样,一个一个在刘桐的脑海里爆炸。洛老一把年纪,不会像是在开玩笑。

也许他说的都是真的。唯一可能还有质疑的,就是当年的那个婴儿。

“你为什么这么笃定,我就是那个首长的儿子?”刘桐沉默良久,终于问道。

“因为这个胎记。我印象太深了,死都不会忘记。”洛老的神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胎记?

刘桐抬起了胳膊,那片暗红色的胎记,形状就像一个心形,下面还有两个点。

“你知道当时我们说什么吗?首长儿子出生就带着祖国的形状,这是巧合,也是宿命。”

回忆起少主婴儿当年呱呱坠地的那一瞬,洛老的神情温和了起来。

这下,刘桐即使不信,可也不会怀疑了。这件事,来的来突然,刘桐感觉自己的心跳的非常快,就快要到嗓子眼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往事已了,无论是当年的施害者和受害者,如今都已尘归尘,土归土。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拾起仇恨,找人报仇吗?

刘桐的内心呐喊着。

难怪爷爷会那么鼓励自己参军,难怪爷爷从来只字不提自己的父母,每次问起都是一副暴怒的样子。

原来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即使刘桐在枪林弹雨,刀山火海中厮杀拼搏,也毫无惧色。可是今天洛老说出的这件事,在他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好了,小桐,这件事我说出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相。这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吧,让你出现在我眼前。”

洛天临神情恢复了镇定。他说的确实不无道理,如果刘桐没有救过洛樱,自然也不会认识洛老,更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幕。

“以后,你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随时都可以过来。不必再通报。”洛老笑着许诺道。

就在刘桐心潮澎湃之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在口袋里振动了一下又挂掉了。刘桐想拿出来看看是谁打的,洛樱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楼上:“啊,鬼啊!”

刘桐心里一紧,手机插回兜里,然后一个箭步,踏上一把椅子,鱼跃而起,就翻身上了二楼。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身后的洛老微微地一笑,刘桐这小子的身手还真的不赖。没有白练。

洛樱瘫在地上,表情惊恐地看着楼顶的天窗。

“发生什么事了?”刘桐关切地问道。

“刚才好像有个东西从窗户上爬过去了。”洛樱紧张地说道。

“没事,也许只是一只夜猫呢。”刘桐安慰她,顺手把她拉了起来。洛樱的手凉凉的,柔若无骨。

“小樱,以后别一惊一乍的。跟你桐哥学着点。”洛老开起了两个年轻人的玩笑,他们两个一个身手不凡,又是首长的公子。一个漂亮可爱。看起来还真的是挺般配的。

洛老心里想道,同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知道刘桐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的话,他们两个人,倒不如撮合在一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