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江夜宸南湘风油精小说阅读

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江夜宸南湘风油精小说阅读

时间:2019-08-14 10:08
《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是本十分好看的经典小说,是由网络著名作者风油精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江夜宸南湘,作者对描写人物方面十分的细腻,江夜宸南湘之间的心理想法都写的很通透。

丑女撩人:总裁追妻难第三十八章 不劳外人费心

就在南湘踌躇着要伸出手去时,一道冷结冰的声音,打破了“温馨”的画面。

“我的太太脚扭了有她的老公管,就不劳外人费心了。”

凉飕飕的声音刚落下,南湘表情凝固了。

卷翘的睫毛抬起,惊讶的往绿荫处走来的男人看去,看了几遍才确定没看花了眼。

江夜宸大步走来,远远看到了南湘被沈谦动手动脚。

本以为只是远距离的错觉,越看南湘越像是自愿的。

由着别的男人碰**的地方,居然没有任何的拒绝与挣扎!

他一出现,她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一脸死样对着他。

冲别的男人就笑的开心了,对他就笑不出来了吗?

积了一肚的无名火火,江夜宸来势汹汹的走到南湘身前,挡在了南湘前面。

和沈谦正面交锋,两个男人的眼神火光迸射。

南湘被他牢牢挡住了视线,看不到一点前面,也就没看到两个人之间别样的情绪。

“你怎么来了?”南湘问出口,很冷淡。

“不来,让你和情郎在这依依相惜吗?等到你给我戴高了绿帽子,再来捉奸?”江夜宸转头看南湘,冷厉的眼里,全是憋火

的怒意。

“江夜宸!”南湘屈辱的瞪向了他,他太过分了。

“还舍不得走?”江夜宸的口气更差,拖起南湘的手。

牵扯到手上的伤口,脚也抽痛,南湘痛的呼了一声。

“江先生,看起来,你的太太并不情愿和你走。既然是夫妻,不管有没有感情,你对她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

沈谦走过来,和江夜宸对抗的站在两面,维护南湘。

“我和我的女人感情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判!”江夜宸眼中露出少见的狠光,手上的力度紧了一圈,南湘心颤了颤。

江夜宸平时声音加重一些,她都会害怕,别说看到这样的他。

如果南湘稍微注意,就能发现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火气不一般。

可她这会脚太疼了,脚筋来回拉扯的疼。

江夜宸还拽着她,牵扯到脚筋,疼的好像被雷电劈开。

南湘痛的唇色都变了,她咬牙煎熬不跟他求饶。

“你没看到她很痛吗?”沈谦有几分愤怒的说,江夜宸却是冷笑的更甚了,南湘感到手快被他抓脱臼了,略微挣扎了下。

感觉到她的挣扎,男人瞳孔沉了沉。

莫名的,一种恐惧感自南湘心底油然而生。

“江先生,南湘的腿是中度扭伤,一时还不能走路。如果你不愿意照顾她,还请不要剥夺别人照顾她的资格。”

沈谦一番话说出来,颇有暖男保护公主的气魄。

南湘心中感动又惊慌,慌的是一触即发的气氛,根本不由她做主。

“我是她男人,我没资格难道你有资格?”江夜宸冷冷的藐视面前的男人,仿佛一眼就将对方比做了尘埃,“听好,我怎么对

我的女人都和你没有关系,识趣点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南湘能感觉的出江夜宸已是在发飙的边缘,这个时候再惹了他,恐怕连无辜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江夜宸的脾气她领教过的,不发火则静,一发火地动山摇。

“沈医生,我这边没事了。快到上班时间了,你先去忙吧。”南湘开口对沈谦说,眼里都是抱歉。

“南湘……”沈谦不太放心,还站在原地。

见南湘依依不舍的和沈谦说话,江夜宸那张脸拉的老长。

“江夜宸,你放开我吧,我自己能走。”南湘再对他说话,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你给我闭嘴!”江夜宸把南湘腰提高,拉到怀里,南湘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沈谦似乎知道他的存在,会加深江夜宸的火气,默默自觉的地离开了夫妻别扭的画面。

“走啊,你不是很能走吗?”江夜宸看她疼的抖动,手上的力道放轻了下来,话里的厌恶一点没减轻。

南湘气愤的甩开他的手,倔强的往前迈,“我说了,我自己慢慢走。”

可是一步踩下去,就疼了她个半死,情绪激动了一下,疼痛竟然都加剧了。

江夜宸憋火的冷笑道:“呵,平时活蹦乱跳的,早不崴晚不崴,偏偏选在和野男人偷会的时候崴脚。南湘,我真没看出来,

你是块天生勾引男人的料子!”

怒火太盛,他说出的话也极其不留情面。

南湘的眼顷刻红了,她清澈的双眸失望的对着他,好像被抽去了光彩。

“对,我就是下贱,放荡,不要脸的爬了你的床!你三年前不就已经知道了吗!”

江夜宸满腹的火都被南湘这个眼神给看堵住了,愣了几秒,南湘竟然吼了自己?

他的眼神愈寒,空气中好像结开冰霜。

以前,南湘死不承认做过那些事,他觉得她虚伪,处处逼她讽刺她不懂自爱。

现在听她坦白了交代了,怎么非但不解气,还莫名更加的烦闷了!

“你以为你后悔还有用,晚了南湘!要怪就怪你当初爬错了床!”

江夜宸气冲冲的把她的手撇到后面,将她拦腰公主抱起。

南湘的力气,明显没得和他反抗,只能屈辱的瞪着他。

“不想我把你扔到山里喂狼,就别给我乱动!”

江夜宸冷声甩出这句话,抱着她往绿荫跑道的出口走。

南湘也闭了嘴,眼睛不自主往跑道上方未开发的森林望了一眼。

那地方说不准是真的有狼的。

她不说话,不是代表她屈服或者是怕了他的话。

而是她知道,她无法违背他,她的任何挣扎不过都是徒劳。

在江夜宸这里,他想怎么就对她怎么样,自己不过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偶。

不是意外有了江湛,他们不会在一起,他也不会半点包容她。

一路抱回别墅,江夜宸放她到床上,阴沉沉的抛下一句,“今天你敢离开这扇门,就永远不要回来这个家!”

说完,他甩了房门离开,重重的回音在南湘心头萦绕了很久才散开。

她没敢去赌。

强撑身体去上班,她容身之处都不再会有了。

没有了别墅的家她不怕,从廖佩妍找她摊牌后,她就有自知之明,不会在这久留了。

最放不下的,是她身上掉下血浓于水的骨肉。

庞大的江盛,少有人员稀疏的时候。

大厦的项目动过后,江盛的全体员工得到一天假期。

除去了必要的技术运营部门留有值班的人员。休息的员工组织了团建,由江盛公费,下午歌吧,晚上聚餐。

作为新人的叶凌姗,因着和董事长夫人亲密的关系,项目的策划案虽然取用了别人的,但影响不了她依旧是董事长夫人看

重的人。

江盛高管多是些跟在江盛多年身经百战的老员工,不少都是廖佩妍接触过的亲信。

他们私下都得知,董事长夫人不喜欢家里那个丑媳妇,想要为总裁重新觅一个心满如意的妻子的事。

而这个人选,显而易见,就是叶凌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