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如浮游般爱你沈斯年叶云舒小说阅读

如浮游般爱你沈斯年叶云舒小说阅读

时间:2019-02-11 19:32
这本名字叫做《如浮游般爱你》的都市爱情小说,是由作者凉然倾心著作的,小说中的主角是沈斯年、叶云舒,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新颖,下面给大家带来如浮游般爱你第三章 我家床更好:很多人和我一样,根本就不知道轮坐是什么意思,可我旁边的女人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死死的拽着沈斯年的大腿。

如浮游般爱你第三章 我家床更好

“啧啧,可惜了,刚才我还以为是沈大少不行,没想到是美女你不行啊!”一个男人唏嘘不已,其他人都暗暗窃笑。

我没反驳,这本来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我性冷淡,根本就不可能面不改色的卖套。

小姐示意我抽牌,我选了一张蓝色的,递给了她。

“在座所有人轮番提问一个问题。”

一个男人搓着手,嘿嘿嘿的笑着,“嘿嘿嘿,我先来。”

“美女,刚刚跟我们沈大少车震的感觉怎么样?”他一脸坏笑。

“还好。”

我感觉到沈斯年有些不悦。

其实,刚刚我能感觉到他胯下之物蓬勃起来,让我意外的是,我居然有了那么一点反应,好在我自控力强。

他身旁的女人喝了一口酒,“你之前是干什么的?”

“卖套的,现在也卖。”说着,我想拿包,却想起来包在沈斯年的车里。

沈斯年喝了一口酒,默不作声。

女人笑了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性冷淡啊?”她眨着眼睛,看起来像是个学生妹。

我拿过沈斯年手里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七岁那年,我和我妈被绑架了,我亲眼看着二十多个男人轮了我妈。”

我说的风轻云淡,可没有人知道我能说出口是有多艰难。

一瞬间,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好信的男人立刻问我:“后来呢?”

我迟疑了一下,闭上眼睛回忆起那个时候,那个无助的我跪在地上,看着我衣不遮体的妈,我多么恨无能为力的我!

“我什么都没做,却记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之后,我找了很多女人和他们每一个人做,那些女人都是得了病的,他们很多都得了艾滋病,无一例外的死了。”

说完,我又喝了一杯酒。

往事不堪回首,敬我自己一杯酒。

谁都没有再问我问题,小姐让我旁边的女人抽牌。

我知道,是沈斯年示意小姐这么做的,不难看出,在这里,他就像是土皇帝,说什么是什么。

她得意的抽了一张,递给了小姐,小姐脸色很难看。

半晌,她才说出来两个字:“轮坐”

很多人和我一样,根本就不知道轮坐是什么意思,可我旁边的女人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死死的拽着沈斯年的大腿。

“沈大少,你救救我吧,我求求你了,看在我刚刚陪你做过的份上,求求你了。”她哭丧着一张脸,整个人都脸色都变了。

我清晰的看到她的手用力到骨节依稀可见。

沈斯年没搭理她,包厢里除了沈斯年,其他男人将她包围,一个一个井然有序的解开裤腰带。

就在这一刻,我才明白,小姐这个职业有多危险。

所谓的轮坐,就是被所有男人上。

女人的命运总是那么的悲惨,而小姐的地位连女人都不如。

她已经没有了刚刚嚣张的气焰,却依旧逃脱不开这个悲惨的现实,男人进进出出。

我看了每一个人的表情,女人们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很同情她。而男人,没有一个不是高兴的,免费的午餐没有人会拒绝,免费的女人没有人会放过。

沈斯年面无表情,他让我给他到了一杯酒,品味着酒。

女人从最开始的难过到现在的绝望,让我第一次领略到性的可怕,突然,我很害怕。

干这一行漂浮不定,作为男人的玩物,没有拒绝的权利。

“怎么,你怕了?”沈斯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我没有回答他,可脸上紧张的表情却出卖了自己。

他放下了酒杯,一把撕开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胸前咬了一口。

“呃”我强忍着疼痛,感觉到他咬坏了我的皮肤,血液渗透出来。

他摸索着拿起旁边的外套,一把罩在我的身上,然后横抱住我。

我没有拒绝,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女人悲惨的样子。

如果跪在地上的女人是我,那么,我一定不会苟活。

我被他包进了卫生间,刚关上门,他就把我抵在墙上,“你叫叶云舒?”

“嗯。”

外面是女人的叫声,我和沈斯年独处在这个狭隘的空间里。

他没有对我不规矩,陪我在这里呆了一会。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女人被折磨完了,他才带着我出了卫生间。

女人面无表情的躺在地上,双眼空洞无物,身下满是血迹。

沈斯年示意其他人,两个男人立刻将女人抬了出去。

最后一个男人系好了裤腰带,心满意足的走到了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还以为做小姐是个简单活儿。

双腿一张开,男人进进出出的就可以拿到钱。

沈斯年搂着我走到沙发上,“今儿个就玩到这儿,我先回家办事了,以后联系。”

其他人坏笑,我若无其事的一杯一杯地喝着酒。

其实我很喜欢喝酒的,只不过之前没钱买酒,根本就不能喝个尽兴。

沈斯年瞧了我一眼,夺过我手里的酒杯,然后大声的问我:“你真的不是处?”

“当然了!”我一口咬定自己不是,这样就可以营造自己的不良形象。

他笑了笑,“很好。”然后,他不由分说的拉着我的手。

“沈大少,轻点啊,这么好的美女可别给玩坏了。”身后的人打趣儿的说着。

他居然笑了,和我一起出了包厢。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从他手上传来的温度,热热的,很暖。

他带着我去了别墅,那个妇人早已离开了。

“你家好漂亮啊!”比起我的三十平米地下室,这里不知道好多少倍!

他坏笑着,“我的床更好,要不要试试?”

我连忙摆手,合着他根本就不在乎我是不是处,根本就是想睡我!

我一本正经的告诉他:“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一手妹子,可我真的不是,这我不能欺骗你,所以你还是找其他妹子吧。”

“我就喜欢不是处的,这样我就不需要负责。”他的话让我一下子懵逼了。

还有人喜欢二手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