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如浮游般爱你小说-沈斯年叶云舒在线阅读

如浮游般爱你小说-沈斯年叶云舒在线阅读

时间:2019-02-11 19:32
《如浮游般爱你》是一本由作者凉然所著作的都市爱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沈斯年、叶云舒之间的故事,小说中的每个人物描写生动形象,情节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如浮游般爱你第四章 似水的眼眸:“叶云舒,此时的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服务人员,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到,你没有反抗拒绝的权利。”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如浮游般爱你第四章 似水的眼眸

沈斯年大概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见过的最没有底线的人,简称不要脸。

他开始解裤子的拉链,漫不经心的说:“来都来了,不试试我家的床也太说不过去了,今天好好让你试试,什么叫做真男人。”

我一下子后悔了,我就不应该认识他,更不应该跟他走。

如果不是他,我不会知道小姐这个行业有多么残酷,也不会知道,他的欲望有多么的望不到边儿。

“可是我有情节啊”我瞒不下去了,欺骗他的后果就是,不得不说出隐瞒的真相。

他笑了笑,“其实你根本就不是性冷淡,只不过是不喜欢那些男人罢了。”他停了动作,斯斯文文的坐在了床上。

“我可以清楚的了解到,你是一个比男人的情节还要纠结的女人,所以,你的欲望只对你喜欢的男人才能产生,我说的对吗?”他嘴角挂着一丝笑。

不难看出,他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很自信的男人。

不过,他的确是拥有值得自信的资本,钱和权,皮囊和风度,他都无与伦比。

一直以来,我都很讨厌男人,因为我讨厌他们用下半身思考问题。

对我来说,我需要的男人一定是爱我的,得到我的男人,一定是我爱的。

我沉默着,一切都被他看透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云舒,此时的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服务人员,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到,你没有反抗拒绝的权利。”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气氛很沉寂,我一句话都不敢说,我是一个调皮的女孩子,可他让我看清楚自己,我是他的玩物。

有那么一瞬间,我特别想打他一拳,可是我没有,我自嘲的笑了笑,开始宽衣解带。

他的嘴角又出现了那抹玩味的笑意。

“叶云舒,你怎么那么蹩脚?”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坐在了我旁边。

我一头雾水的瞧着他,“傻姑娘,我告诉你,我是喜欢女人,可我不喜欢傻兮兮的女孩。”

那时候的我还真的以为他是大善人,可我后来才知道,嫖客都是一样的,嫖嘛!

“你想不想不接客?”他突然问了一句能引起我注意力的话,“或者是说,你可以选择性的接客。”

我不是不知道他说的这种情况,想要以自己为中心,那就得把自己的价值提高,高到无人能及。

做小姐的,没有谁不想让自己身价高,这样就可以在青春的时候多赚钱。

我不一样的,我不是真的小姐,我只是混日子。

如果我真的可以提升自己的身价,那么我就需要时间,三年,不过是一晃而过而已。

“你可以帮我么?”我渴望的眼神瞧着他,唯一能帮我的就只有他。

“没什么不可以的,我可以与你做交易。”他笑着,我却看出来他的不一般大想法。

据我所知,他可不仅仅是一个纨绔子弟,他还是个有心机的男人,很心机。

我突然想和他说,你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我去给你买橘子。

当然,这只是我都调侃,我又不是朱自清《背影》里的爸爸,他又不是我的儿子。

“怎么交易?”我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你现在究竟多少岁?别隐瞒。”他盯着我,很严肃。

“十九”声音小的我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说真的,我真不是有意要隐瞒自己的年龄的。我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这样不容易受到伤害。

可我没想到,沈斯年这厮居然一眼就看出来,我是在隐瞒年龄。

他起身抓住我的胳膊,然后将我带到了卫生间。

“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你现在打扮的很妖冶成熟,也只是显得你不伦不类。”他一眼就看穿了我涂抹在脸上的那些东西。

沈斯年指了指水池子,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里没有任何卸妆用的东西,我只能一点一点的用原始的办法,将脸上的妆容卸下来。

当我擦干了脸上的水,看着镜子里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还是会有一点惊奇。

我之所以不愿意面对普通的自己,是因为我害怕自己的那双眼睛。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险些被猥亵。

“你的眼睛很漂亮”沈斯年看呆了。

我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种反应。这已经不足为奇了,最起码他的这种反应我不是第一次见到。

“你为什么要戴美瞳遮住自己的眼睛呢?”很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

我不想回答,所以我避免了他们的提问,所以我就一直都戴着美瞳。

不知道为什么,在沈斯年的面前,我一直都想坦言,不想隐瞒他什么。

“我十二岁那年,我差一点被猥亵。而原因就是因为我有一种不一样的眼睛。”

“我和我妈都一样,我们的眼睛与众不同。他们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而我们的眼睛柔情似水,是诱惑男人最好的武器,根本不需要任何装饰。”

他沉默了,的确,看着他支起来的小帐篷,我就知道,我有这双眼睛是多么的危险。

好在沈斯年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虽然他也是用下半身思考,可他最起码还长着脑。

下半身的冲动不会让他的脑子形同虚设,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在女人的手里栽倒过。

对于他这种男人,我还是非常佩服的。

可佩服归佩服,但是我并不想了解他什么。

有人说爱情是毒药,我相信沈斯年就是那个调制毒药的制毒师。毒药很可怕,他比毒药更可怕。

“我不需要你隐藏你这双眼睛,物尽其用,既然上天愿意给你这双眼睛,就说明你一定会合理的运用好。”沈斯年似乎很自信。

虽然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是我觉得他说的没毛病。

“以后的你,根本不需要在自己的脸上涂抹那么多的垃圾,你不用再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你也不用将自己粉饰成一个老太婆,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一个会对老太婆产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