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爱你如怨如诉》by莫小飒-叶南辰林知小说阅读

《爱你如怨如诉》by莫小飒-叶南辰林知小说阅读

时间:2019-02-10 17:37
这本叫做《爱你如怨如诉》的小说,是一本由作者莫小飒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叶南辰、林知的故事,小说剧情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爱你如怨如诉第十四章 强迫:“我也不是喜欢没事找事的,对付你们林氏也是因为你不听话,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当然不会对宋氏出手。”叶南辰看向林知,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寒。

爱你如怨如诉第十四章 强迫

“要吃点东西吗?”

等到林知稍微平静下来一些的时候,宋城问道。

他很担心林知的精神状况,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用这种有些笨拙,却满是诚意的方式去照顾她。

林知抿抿嘴唇,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难看。

她不想让宋城为她担心,却什么东西都吃不下,胃里一阵翻腾,只能摇摇头。

“我想自己待一会儿。”林知说道。

宋城也不勉强,只是叮嘱林知,要是觉得身体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他。

走进房间,关上门,林知把自己摔在柔软的大床上。

父亲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大到能够让她重新审视对叶南辰的感情。

她爱他,这点毋庸置疑,不然身为林家大小姐,又怎么可能在他面前极尽卑微,任由他一次又一次践踏?

林知对叶南辰犹如飞蛾扑火,即使自己烈火焚身,浴火而亡,也没有丝毫怨言。

但他却对她的父亲出手,对林氏出手。

林知明白,这段注定卑微的,只有她单方面付出与承受的感情,是时候画上句号了。

不然,父亲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说不定还会再气死一次。

思绪纷杂之下,林知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争吵声。

其中一个声音,就算她坠入地狱都不会忘记。

“宋城,你最好把林知交出来,我刚刚搞垮一个林氏,再搞垮一个宋氏,也只是顺手的事情。”

那是叶南辰的声音。

宋城却露出了那副少有的吊儿郎当的强调:“哟,叶大少,我宋城虽然是个小人物,比不上你这种商业巨鳄,却也不是什么好啃的骨头,对宋氏动手可以,但要小心,别再崩下几颗牙来!”

之后又是一些争吵的话,林知没骨气地躲在房间里,没有出去。

她不能出去,如果出去的话,她就会被叶南辰囚禁起来,连父亲的葬礼都没有办法参加。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叶南辰怒吼着摔门而去的声音,林知松了口气。

三天后,林父的葬礼准时举行。

因为林氏已经破产,被叶氏所收购,林父以前的生意伙伴都害怕得罪叶氏不敢过来,前来悼念的人很少。

这都是因为自己。

与宋城并肩站在黑色棺材前,林知这样想到。

归根结底,爱上叶南辰,是她的原罪。

牧师开始念悼词,在场的人们低着头,闭着眼睛对死者进行最后的哀悼。

就在葬礼即将进行到尾声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让林知脸色煞白。

叶南辰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心中的烦躁油然而生,有一种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所觊觎的感觉。

但他的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酷。

“林知,你知道我为什么来。”他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叶少,我还是之前那句话,我是不会让你带走林知的。”宋城把林知护在身后,面上虽然恭敬,却已经表明了他不肯退让的决心。

“宋大少好魄力,看来前段时间那几个项目的损失,并没有让你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宋氏,也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了。”

听了这话,林知暗道不好,对于叶南辰的疯狂狠辣,她再清楚不过了,她已经连累了家族,不能再连累宋城了。

“叶南辰,我跟你走,别难为宋城。”

宋城拉着她的手臂,很紧,却还是让她一点点挣脱。

走到叶南辰身边,与往常一样,如同一只温顺的猫。

可她的眼睛,却再也没有看向叶南辰一次。

“林知!”宋城不赞成地看向她,却撞进一双如同死水般沉静的眸中。

林知微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就这样,所有话语被堵了回去。

“我也不是喜欢没事找事的,对付你们林氏也是因为你不听话,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当然不会对宋氏出手。”叶南辰看向林知,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寒。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女人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

让他突然升起些许不安。

这种不安自然被他恼羞成怒地压了下去,并且迁怒在林知身上。

“走吧。”他粗暴地拽住林知的手臂,让她的手腕红了一圈儿。

林知踉跄地跟着男人的脚步,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

就这么一路带着林知回到家中,林知还是那样,只是静静地站着,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好像一个被玩坏了的,破旧的娃娃。

那种难以遏制的慌乱再次涌上心头,叶南辰只觉得,这样的林知很讨厌。

他抓着她的衣服,强行拉着她来到沙发旁,把她按倒在沙发上。

直到这时,她的眼中才浮现出慌乱。

衣服被粗暴地撕开,以前与他做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毫不温柔,但这次不一样。

她觉得恶心,只因为妄图在她身上施暴的男人,在不久前刚刚逼死了她的父亲。

“叶南辰,你下去!”她声嘶力竭地喊道,嗓子都破了音,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看到林知生动起来的表情,叶南辰在心底悄悄松了口气,随即更加不满。

他觉得,林知之所以之前那副做派,都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怎么不装了?”叶南辰一边说着,一边扯掉所有可以遮盖着她身体的东西,“现在让我下去?以前求着我艹你的荡-妇到底是谁?”

不堪入耳的话在耳边响起,林知再也没有办法忍受,摸到旁边架子上的花瓶,来不及多想,直接朝着叶南辰的头上砸去。

啪嚓一声,花瓶碎了。

叶南辰被砸得懵了一瞬,抬手摸了摸头上的鲜血,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

“胆子不小啊。”他掐住林知纤细的脖颈,力道缓缓收紧。

林知脸色通红,呼吸困难,伸手想要掰开他,却根本用不上力气。

终于,他松开她。

“咳咳!”林知捂着脖子,激烈地咳嗽着,白嫩的脖颈上,一圈青紫的淤痕显而易见。

叶南辰脸色晦暗不明,扯着林知的头发把她扯起来,拖拽着走向房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