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爱过三季,恍若朝夕》by小台-谢临枫苏浅小说阅读

《爱过三季,恍若朝夕》by小台-谢临枫苏浅小说阅读

时间:2019-02-10 17:37
这本叫做《爱过三季,恍若朝夕》的小说,是一本由作者小台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谢临枫、苏浅的故事,小说剧情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爱过三季,恍若朝夕第九章 把孩子打掉:她努力思考的模样让谢临枫坐立不安,他怕她真的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接着,苏浅果然来到了窗外打量着川流不息的马路。

爱过三季,恍若朝夕第九章 把孩子打掉

谢临枫听到这话后,对她的鄙视又加深一分,嘲讽着:“苏浅,你口中的一小点钱是一千万还是一亿啊?难道一个月给你一万块钱还不够用?”

苏浅苍白无力地看着她,平时给的一万块钱要么就是给孤儿院买东西了,要么就是买一些他喜欢吃的菜了,哪里还有剩的!

“不过了,如果你是想通了要去流产,钱什么的不用担心。”他理了理领带,挑眉看她。

苏浅木讷地摇头,不知怎么听出他会借给她,“不是的,是我爸爸他生病了住院,需要钱来着。”

谢临枫勾起唇角不屑地笑了笑,不吭声。目光又落在了电脑屏幕上,修长的手指敲打着键盘。

苏浅看着谢临枫的举动,愣在原地局促不安。房间的气氛下降到了冰点以下,苏浅咬咬牙齿,直直地跪在地板上。

“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能借钱给我。”

视线落在屏幕上,轻佻的话语却是对她说的,“可以啊,一命换一命!你现在去医院打掉那个贱种。我谢临枫就把钱借给你,而且不需要你还。”

苏浅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那个眉目俊郎的男人,感觉有些遥远和陌生。虎毒不食子,这可是他的亲生骨啊!

爸爸的命?还是未出世宝宝的命?

她陷入了两难,一下子瘫软在地,悲痛欲绝。她颤抖着伸手抚摸那聆听了多少个日夜的小生命。

就是这平坦的地方孕育着块三个月的宝宝。它曾经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念头,如今,她却不能为它做些什么。

“谢临枫,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一定要逼我到绝路吗!”苏浅苦笑着,多么希望从他眼中看见一丝改变,“一定要这样的话……那我用我的命换。”

谢临枫闻言,笑得脸部都扭曲了,近乎一个疯子,正视面前跪下的人,“你的命和你的人一样贱,一毛钱都不值!”

苏浅点了点头,原来是自己一直没有看清他,一直沉迷在曾经那个温柔假象里――那个人根本不是现在的他!最后一丝执念逼迫她问,“你就这么看不惯我的一切吗?包括孩子。”

“是的,包括孩子。”他视线重新落到屏幕上,毫不犹豫地回答。察觉那道渴望的视线,他继续说道,“你这种恶毒的贱人,根本没有做母亲的资格!你只会玷污母亲这个名词,让他以后和你一样不堪。我这是为你们好。”

“原来你是为我们好啊……”她委屈地说着,眼睛看向窗外,“那就不要让他来祸害世界了呗!”

闻言,翘着二郎腿、高高在上的那人才神情动容地看着她。这个女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苏浅起身就走,他不知道在她接到父亲那边人打来电话时,她是已经没有留恋的了。突然,她转过身,认真地说到,“你不要欺骗我哦~我打掉孩子,你给我钱,不要骗我……”

“过来!”谢临枫看着她仿佛走火入魔痴傻了一般,没奈何地心被狠狠撞击了一下,无法静下来仔细工作。

他此刻心烦意乱的。

她如同提线木偶,木讷地走过来。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睛审视着面无表情的她。

“这么着急要钱啊。”他话家常般。

苏浅的生命力如同被抽干,茫然地点头“是啊,如果没有钱去治疗爸爸,他就会死的。”

“是吗?那关我什么事呀。”他放开她,点燃了一根烟,风流浪子像了个十成十。

苏浅此时脑袋好像不够用,单纯地质问:“你是我爸爸的女婿啊!他是你的岳父哎。”

“哦,是又怎样?这一切都是你们欠苏苏的,能怪我心狠手辣!当初你对苏苏时怎么没有想过你自己心狠手辣。”

“呵呵呵呵……谢先生真的很深情了。”她咯咯咯咯地笑得花枝乱颤,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她疯狂而美丽地大笑着,带着某种诱惑笑出了眼泪,像暗夜里盛开的曼陀罗,美丽却致命。他看得有些痴迷,情不自禁喃喃到,

“你想救你爸爸可以啊,让我开心了、痛快了,我有可能救救他。”

“那我去死,就从你办公室里跳到马路上,你亲自看着,这样你开心吧?”苏浅歪着脑袋,认真地一字一句说着。

她努力思考的模样让谢临枫坐立不安,他怕她真的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接着,苏浅果然来到了窗外打量着川流不息的马路。

“谢临枫,这里很高哎,十五层楼。而且下面还有车,我跳下去就会死了。”

“站住!苏浅你有本事就从这里跳下去,你死后我会让爸爸还有你苏家的人来黄泉陪你。”谢临枫急忙地威胁着,然后一个疾步将她抱起往沙发上扔了过去。

天知道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害怕,他差点儿真的以为自己会失去她,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地拥有她。

直到他狠狠地压在她身上索要时,苏浅也没有一点儿挣扎。

视线落在对面大楼,苏浅突然灵光一闪,“谢先生,这样你很开心很痛快了吗?”

他沉默不语,心情糟糕透了。抿着唇,仔细地要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但是都是粗暴的,看得出他心情不佳。

“滚吧,把孩子流掉后来找我。”谢临枫抽身起来,理了理头发,不带任何感情的说。

他已经打理得一丝不苟了。领带打得整齐,西装革履;而她则是满脸的空洞,裙子一半撕掉了,还有一半可怜地掉在一边儿。

“慢着,谢临枫,你先给我钱吧。”她顾不得害怕了,那是她唯一的至亲了。于是抬头直接开口道。

谢临枫略带惊讶地瞥了她一眼,极其不屑的说,“你敢跟我讲条件?”

“可是,爸爸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耽搁不得一时半会儿。”苏浅急切地抬头,拉住他的衣角,看了看懒散的谢临枫,他正看戏似的看着自己。

“那刚才你和我时怎么没想到时间紧迫?婊子!”

苏浅释怀地笑起来,“我明白了,你压根儿没想帮我对不对……”

“我的条件你达到了吗?那孩子流掉了啊!”

苏浅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有些傻。

“好吧,谢临枫既然如此,我如你所愿去打掉孩子,你不能食言。”她傻傻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谢临枫想说些什么,可自尊心作祟,他欲言又止,千言万语变成――

“你自便。”他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忍不住心中的那份情崩溃。

而这些繁杂的小事情,他怎么会去刻意记。

一直到会议结束,谢临枫还是心不在焉的,她的绝望、她的痴傻、她的祈求……一直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而且眼皮一直跳个不停,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