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邪恶总裁请放过小说-夏阳晨林吉祥在线阅读

邪恶总裁请放过小说-夏阳晨林吉祥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11 16:29
这本叫做《邪恶总裁请放过》的小说,是一本由作者咪咪虾条倾心所著作的豪门总裁小说,小说的男主是夏阳晨,女主是林吉祥,小说剧情精彩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邪恶总裁请放过第二十章:林吉祥听得想打瞌睡,又不能不强打起精神应付他,恨不能用手将上下眼皮撑开,认真的听他洗脑。

邪恶总裁请放过第二十章

见她不再噗牙咧嘴了,他才接着说:“你说得挺好,我可以适当展开下你刚才的语言,其实吴承恩借用这本书,借古讽今,他是借玄奘西游途中的妖魔鬼怪暗讽明朝中期的官场争斗黑暗、百姓的不堪其苦。”

“孙悟空机智伶俐、诙谐乐观、不畏艰难,喻当时的贤能之士、忠良之人,唐僧是非不分、滥发慈悲、懦弱无能,则喻当权者的无能。”

“可惜现代人能读懂他哲理的太少了,没想到你从小在国外,也能对中国古代名著这么了解。”

“那是,别看我外表走的是国际风,但胸腔中还是有一颗古老端庄的中国心。”林吉祥狂点头。

夏阳晨将喉咙中那口血生生咽了下去,背靠在座椅上,幽幽开口:“其实这本书更告诉我们,追求名利只是表相,做人更重要的是修身和修心,一念为仁,便是菩萨,一念为恶,就成妖魔,好与坏,善与恶,只是一念之间,九九八十一难实为虚幻,只是将心中恶念呈现出来,但我们,要有敢于与恶势力作斗争的精神。”

林吉祥听得想打瞌睡,又不能不强打起精神应付他,恨不能用手将上下眼皮撑开,认真的听他洗脑。

“既然你那么喜欢文学方面的书,我再建议你多看看鲁迅先生的作品,他的文字就像一把沾了毒的利箭,见血封喉。”

“他笔下的人物都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最需要周围人的同情和怜悯、关心和爱护,但在缺乏真诚爱心的当时中国社会,人们给予他们的却是侮辱和歧视、冷漠和冷酷。”

夏阳晨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特别是残杀革命党人的时候,国人竟等着用他们的鲜血作药引,多么的愚昧和无知,翻开鲁迅先生那代人的作品,看见的是旧中国的百年耻辱,记住的是那些不能忘却的记忆。”

“现在我们的生活好了,却贪污腐败横生,有些人甚至为了自身利益不惜成为卖国贼,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脚下这片热土是多少先烈的鲜血浇灌出来的,浩瀚无波的江水里又埋葬着多少战士的铮铮白骨。”

他的话语掷地有声,他的人,才更像一把最锋利的剑,最快速的剑,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鞘,但千万别给他抓住一丁点机会,否则他绝对能给你最致命的一击。

好与坏,善与恶,只是一念之间,不要成为卖国贼,他是在警告她?林吉祥嗖的又冒出一身冷汗,一晚上流汗太多,她都快虚脱了。

可她似乎又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某种悲怆情绪。

这是她第一次,清晰的捕捉到他黑眸中一闪而逝的狡黠,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男人,其实深不可测,她这个对手,很好很强大,希尧哥,你真是太有眼光了,她将来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世界每天都在变,谁知道明天林希尧会不会又让她撤,现在她怕个球,事实上,林吉祥目前的确是没有犯什么事,夏阳晨想给她安个罪名也不可能。

林吉祥深深深呼吸,想从他身上窃取国家机密,无异于拿鸡蛋碰石头,简直是天方夜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笑,太特么可笑了,“首长说得是,以我这般俗脂艳粉怎配的上看一代伟人的著作。”

黑暗的车厢里,他的轮廓,充满了男人的气息,光影流淌过他的脸,化作辉煌洒落在他身上,灿若星辰。

林吉祥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他也在看她,眼神中没有了惯有的冷傲,却多了几分她看不懂的东西,视线碰撞的刹那,吉祥顿觉身陷一片宁静的世界,周围的嘈杂和纷乱都离她远去。

她的文化不高,言词匮乏,尽管见过他三次了,仍始终无法找到一个更适合他的词汇来形容他的气质,仅是英俊潇洒不足以形容他的才气,冷酷严肃不足以形容他的骨气,从容淡泊又不足以形容他的正气,总之那就是一种人格的魅力。

此刻他们之间的距离是那样近,他垂下眼帘,她都能发现他睫毛好长,尤其是那通透的眼神,仿佛会说话,清明、深蕴、浩瀚如波。

身侧,一阵柠檬的清香徐徐飘散,清而不淡,香而不浮……

“说说你对我的印象。”他突然开口。

林吉祥立即再次打起十三分精神应对,这次她一定要说一些高水准的话,绝不让他瞧不起了,于是笑得颇为真诚,“因为首长相貌非凡俊逸洒脱,矫健的身姿宛若一弯幽泉婉约袅绕,尤其是凝眉间自然而然透露出来自信与傲世神情,无一不让人倾倒。”

他微显不耐的打断,蹙眉,“这些我都知道,说些具体的。”

清清喉咙,她朗声说:“首长的笑容如纯天然无污染矿泉水,饱含丰富矿物质,首长的眼眸如24K钻石,璀璨生辉,首长的皮肤,如天山上凝结的冰凌,晶莹而剔透,首长的牙齿,如大海里那一颗颗珍珠,走到哪里都会发光,首长的脑袋就像大熊猫,国家级保护……”

“闭嘴!你到底背过多少本小学生作文集?”他冷声打断,受不了的撇嘴,“你就不能正常点么?”

看着他抽着气,林吉祥抓头,她从头到脚哪里不正常吗?同志们她刚才说的还没有文学水准吗?为了能跟这种高级知识份子正常交流,她还特地花了五块钱去地摊买了几本故事会啊知音啊新概念作文大赛选集来看呢,跟这种人存在于一个空间真压抑,会让她感到自己渺小得如一颗尘埃,林吉祥感到自己热血上涌,立即尴尬地避过他变幻莫测的目光。

那张淡然得有些冷酷的面孔,让吉祥感受到一股股寒意,这样的冰山,注定只能远远仰望,她可不想跟一块冰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他沉默了一会,“你为什么会找上我?”

林吉祥眯眯眼笑,然后看着他,“因为你的车好呗,以为能从你这敲到好多钱。”他是在问那次碰瓷的事吧?她的确是有过选择的,希尧哥平时喜欢研究车咧,在大街上总是指给她看什么车是好车,当然了,难道要去骗穷人么。

“你这个白痴。”他丢过来一句。

啊?抓头,莫名其妙又骂人,这当兵的长得好看是好看,就是脸色太臭,嘴太毒,心肠太烂,哇呀呀,世界如此美好,她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这样不好,控制用词,不能爆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