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邪魅王爷的冷媚妃在线阅读-苏月南宫谦寒小说

邪魅王爷的冷媚妃在线阅读-苏月南宫谦寒小说

时间:2019-02-07 16:12
为书友们提供主角是苏月南宫谦寒的小说,小说名字《邪魅王爷的冷媚妃》在线阅读,网络作者落寒落捡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文,邪魅王爷的冷媚妃小说章节内容:“是!末将提诸位兄弟谢过王爷!”南宫谦寒翻身下马,缓步向前走去,短短两天,他就恨不得赶紧回到我的身边,他承认他自私了,只顾到自己竟然忘了自己不只有自己,这数百条的好汉跟着自己,如今却也跟着自己受累。

邪魅王爷的冷媚妃第四十章 思念

前往南方……这一路上随处可见逃难的灾民,南宫谦寒的脸色也是阴郁不堪,这赈灾米粮早就发派到了南方,可是路上却还有如此多的灾民,恐怕这地方父母官定是些贪官污吏。

“报!王爷,前方有个茶亭,是否驻站休息一下?”一名头领样子的侍卫前来报告,南宫谦寒一听,不由眉头紧锁。

“废物,这都两日了,我们都还没有到了南方,如今又要休息,南方的灾民还等着我们前去,现在你说你们如此懒散,本王要你们何用!”见南宫谦寒怒火冲天,侍卫小心翼翼的上前辩解

“王爷,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急切,可是这两日以来,兄弟们都没有歇息,这样下去恐怕我们还未到南方就别活活累死了。”南宫谦寒胸口一滞,继而伸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算了,吩咐下去,队伍休息!你下去吧!”

“是!末将提诸位兄弟谢过王爷!”南宫谦寒翻身下马,缓步向前走去,短短两天,他就恨不得赶紧回到我的身边,他承认他自私了,只顾到自己竟然忘了自己不只有自己,这数百条的好汉跟着自己,如今却也跟着自己受累。

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串手链,淡紫色的水晶通体发亮,这是当日他送给苏芊的,可是在他临走之前偷偷的从她腕上取下了它,他知道自己是想给自己留个念想,南宫谦寒伸手抚着珠子,胸口的思念却是不减。“月儿,你是否也在想我?”喃喃的自语,南宫谦寒暗笑自己,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思念是如此磨人。

“报!王爷!京城来的飞鸽传书,还请您过目!”南宫谦寒的思绪被打断,剑眉微蹙,接过侍卫手中的信鸽,南宫谦寒拿出鸽子脚下绑着的飞信,一边看一边的眉头越重越深,一旁的侍卫也是一脸的好奇,却又不敢上前。只能在一旁认真的看着南宫谦寒。

“该死的!王府短短两天居然出了这么大得事,陈妈!本王定不会绕过于你!”一声暴喝,南宫谦寒快步走到马前,翻身上马

“传令下去,继续前行!如有不肯者,按照军法处置!驾!”说完一夹马腹,变带领大军继续前行。

众位将士只能是敢怒不敢言,皆不敢反抗命令,只好悻悻的跟在后边。

皇宫内……司徒涵正坐在凉亭里赏花,原本安静的气氛却被一阵嘈杂打断,不舒服的皱起秀眉,她高傲的站起身子,走出凉亭。“何事,你们竟在此大吵大闹?都活够了是不是!”

“奴才不敢!是皇后娘娘派奴才来请郡主的,可是这丫鬟不让奴才靠近,这才起了争执,惊扰了君主,还望郡主恕罪!”说话的是一名公公,不过司徒涵却从未见过。

“你是新来的?”

“回郡主的话,奴才是上个月入宫的名叫小安子!”司徒涵看了他一眼便不再多问

“你说皇后找我,还不带路!”

“是!”司徒涵的心里还是有些许疑虑的,这没事的皇后召见她做什么,她想不出来,也不想猜测,这几日她一直是处在一个紧张的状态,如果不是怕皇后有事,她才不会走这一趟。

“涵儿参见皇后!”

“起来吧!都是自己人何须多礼,你啊快坐下吧!来人去吧昨天,西域进攻的葡萄给郡主端出来!”皇后一见司徒涵就拉着她坐下,热情的样子也是让司徒涵有些受宠若惊。

“谢皇后!不知皇后找涵儿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你都开口问了,那我就直说,这寒王妃偷人的事你可有听说?”司徒涵眼睛微眯,不明白皇后为何提及此事“我听说了,不知是真是假啊!”

“管他是真是假,本宫都不能让皇家的名誉受损,这种女人要他不得,我找你来是要告诉你,我会叫皇上给你和十四指婚,那个女人你要替本宫除掉她!”皇后说完,司徒涵才明白过来,原来这皇后是要把她当枪使,不过这个结果正是她想要的,能够嫁给南宫谦寒还有皇后帮助自己,何乐而不为。她笑了笑,喝了口茶看向皇后“那皇后娘娘,可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皇后不解。

“我要成为这寒王府的女主子,皇后可否多在皇上面前提拔十四哥?”皇后大惊失色,她小看了这司徒涵,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的胃口竟如此之大!司徒涵的笑容恬静美丽,任一个陌生人谁也看不出她漂亮脸蛋下的暗藏的心机,就连皇后都开始对她有所忌惮,微微的顿了顿。

皇后挑眉一笑,捏起一粒葡萄放进嘴中“涵儿你放心,本宫虽贵为皇后,可是你也知道,我没有子嗣,这后宫的妃嫔都等着看本宫的笑话,这是母凭子贵的时代,皇上在位的时候本宫还能嚣张,可是等到以后恐怕本宫就连说话的份都没了,如今我一直将你视如亲生,你要是嫁给那十四王爷,本宫以后还要指望你们呢!你这道理应该懂吧!”

司徒涵的眼眸一亮,淡淡的开口“皇后这个道理涵儿又怎么会不懂呢!其实你我都有目的,既然你我互相帮助可以各取所需,涵儿有何乐而不为呢?”

皇后看着她,在那一瞬间,皇后的眼底有些恍惚和防备,直到一股微风吹过她的鼻尖,她才将眼底的一切悄然收起,微微一笑皇后握住司徒涵的手“涵儿,本宫以后可就指望你了。这样吧,我这就去见皇上,你就先住进寒王府,等十四王爷回来,本宫就叫皇上赐婚!”

“那涵儿就谢过皇后了,先行退下了!”司徒涵起身,礼貌的福了福身子。

皇后连忙扶住了她“都是自己人,哪里还需要这些繁文缛节,来人啊!将皇上昨天赐的水果,取一些出来给郡主带回去!”

“那涵儿就先行退下了!”司徒涵退出去,皇后随手就将桌子上得杯子扔到了地上,她懊恼的抓着手帕,鲜艳的红色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

“臭丫头,还学会趁火打劫了,很好,本宫就仔细的看看咱们谁能笑到最后。”

桌子上的香炉还在冒着白烟,淡雅的香气萦绕在鼻尖,皇后的眼睛微眯,眉毛轻挑,像是决定了什么,她站起身子“来人!摆驾御书房,本宫要去看看皇上!”楚舞雪本宫就让你再也挑不起波翻不起浪!

御书房南宫霍坐在龙椅上,批阅着这几天天的奏折,如今这寒王妃偷人一事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的,朝上的百官竟然联名上书要求废了寒王妃,这皇家的丑事被闹得众人皆知,南宫霍是气的好几天都没有去上朝,现如今他恨不得将那个破坏皇家名声的女人碎尸万段。

“皇后娘娘驾到!”南宫霍一愣,暗想她怎么会来,正欲起身,皇后就已经款款的走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后免礼,不知皇后怎会来御书房,难不成有什么事?”南宫霍的声音冷漠,皇后也不在乎笑意盈盈的上前,帮南宫霍轻揉肩膀,舒服的感觉让南宫霍也放松了不少,干脆闭着眼睛享受着皇后恰到好处的按摩。

“皇上,您日理万机,这些折子恐怕要批到下午,臣妾特意叫御膳房给您做了千山雪莲炖海参,您就先点。歇息一下在批这些奏章吧!”接过奴才手上的汤盅,皇后小心的打开盖子,一股沁香就蔓延了整个御书房。

“有劳皇后费心,可是朕现在是吃不下,寒王妃出了这么大的丑事,你叫朕如何吃得下!”皇后眼睛里闪过一丝欣喜,她知道现在皇上已经对楚舞雪生气了,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她轻笑的帮南宫霍捶着肩膀,装作不经意的开口“皇上,我觉得这个寒王妃一直就是皇家的耻辱,不知礼数,而且还做出如此下贱的事,这对咱们皇家的尊严是大大的受损,臣妾倒是觉得还不如废了她。免得让天下百姓耻笑!”

“不可,再怎么说这楚舞雪还是楚学士的女儿,而且十四还在南方,我一个做父皇的怎可以私自废了他的妃。还是等十四回来再做定夺!”

见南宫霍有所顾忌,皇后眉头一皱,继而继续在一旁煽风点火“皇上!你可是天子,还是寒王爷的父皇,他自己做不了主,难不成您还不能给他做,我看当初还不如就叫涵儿嫁给十四,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涵儿可是咱们自小看着长大的,再怎么样也比那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强上百倍。”

“你说的是不错,可是如今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南宫霍失望地摇头。

“怎么会没用,皇上何不就等着十四回来休了楚舞雪,然后将涵儿赐婚于十四,我看就好的很,现在先让涵儿住进寒王府,让那个女人彻底死心,不是好主意吗?”

”这……”“皇上,难不成您还在犹豫?”皇后有些着急。

“朕没有,那就只能这样了,皇后你去安排就好了。”

“皇上英明!臣妾这就下令去告诉涵儿。”皇后笑笑,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

|相关文章